2013年8月7日星期三

青關會可以被控擾亂公眾秩序之類的控罪嗎?

青關會可以被控擾亂公眾秩序之類的控罪嗎?這是在香港瘋情畫之三 的留言發展出來的問題。我很明白很多人對不同政見的人在社會運動的過程中表現的流氓行為極不滿,當然也不只針對青關會,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雖然以他們來標題,討論卻是包括泛民或建制派或愛字頭的人。

擾亂公眾秩序這控罪不容易談,一個原因是我沒有足夠資格,另一個原因是這法律觀點有待終審法院釐清,現正在排期。既然有讀者因林老師一事引發這討論,我惟有厚著面皮講一下自己對這方面的理解,期盼法律界的朋友不吝賜教,尤其是給我批評過,一直要找機會報仇雪恨的人。

林老師那罵粗事件,請大家忘掉,不要繼續纏擾下去,但在本文後部,我會評論警方在這件事整體的表現。

先講主題,讓我們看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17B(2)條的中英文版:

(2) 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或派發或展示任何載有此等言詞的文稿,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2級罰款及監禁12個月。

(2) Any person who in any public place behaves in a noisy or disorderly manner, or uses, or distributes or displays any writing containing, threatening, abusive or insulting words, with intent to provoke a breach of the peace, or whereby a breach of the peace is likely to be caused, shall be guilty of an offence and shall be liable on conviction to a fine at level 2 and to imprisonment for 12 months.


簡單講先決條件是

(1)在公眾地方,及
(2)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言詞,

然後要

(a)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
(b)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

不論青關會用甚麼言詞,如果要拘捕他們,(1) 及(2)這兩個元素已經存在。只要有證據證明(a)或(b)其中一個,甚至可以定罪。一般的爭論點會是在(a)/(b)這裏。考慮(a)/(b)的時候,先要搞清楚甚麼叫破壞社會安寧(breach of the peace)。香港過去30年的上訴案,不論怎樣演繹破壞社會安寧這概念,概念的依據來自英國案例R v Howell (1982) 1 Q.B.421。Howell案對breach of the peace這樣解釋:

....we cannot accept that there can be a breach of the peace unless there has been an act done or threatened to be done which either actually harms a person, or in his presence his property, or is likely to cause such harm, or which puts someone in fear of such harm being done. There is nothing more likely to arouse resentment and anger in him, and a desire to take instant revenge, than attacks or threatened attacks upon a person's body or property.

(a)元素要「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這裏「激使他人」即青關會以外的人,可以是法輪功的人,或在場的其他人士,包括林老師。首先要問的是怎樣可證明青關會有這「意圖」,另一個問題是警察已到場,「他人」在警察面前會破壞社會安寧嗎?這當然不能靠瞎猜可能性,而是需要在場的人的實際行動來推斷,林老師夫婦當時的激動態度,也未符合這元素,所以(a)這元素不能成立。

(b)元素要「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上述行為」在這件案的案情是,青關會用橫額圍着法輪功的檔位叫囂,妨礙及侵犯法輪功的人言論及表達自由。以示威行動而言,可以講討厭,但還未算過激,是否構成「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是事實的裁斷(factual finding),要注意的是(b)元素要求「相當可能」(likely),無需實際已破壞了社會安寧。儘管如此,青關會的人還未激烈到符合(b)元素。

當然,讀者可能不認同上面的講法,我開始講擾亂公眾秩序案正在終審法院排期聆訊,屆時終院會對以下的問題作判決:

“What are the elements of the offences created respectively by section 17B(1) and section 17B(2) of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HKSAR and CHOW NOK HANG (周諾恆)and WONG HIN WAI (黃軒瑋)。

我之前寫過三篇評論該案:搶咪案的上訴判辭 ,搶咪案的上訴判辭之二 及搶咪案上訴至終審法院 。另外,當戴耀廷教授發表「和平佔中」所犯何法? 一文,依賴周諾恆/黃軒瑋在高等法院上訴判辭作佔中可能干犯的罪行的依據,我寫了評戴耀廷教授所寫「和平佔中」所犯何法?一文 ,指出其論據魯莽之處。

上訴法院過去30年,對擾亂公眾秩序的看法並不一致,我不打算在此作任何爭抝,因為到了終審法院有了裁決,這些爭抝可能白費時間,尤其是涉及事實裁斷,首先要決定案情,然後才講看法,各有各的道理。無論如何,批評警察執法不公的人,我也希望在動筆前,曾經圍繞「法」字作出考慮。

寫到這裏,讀者Chung還有一個問題,他提出:在公眾地方偷拍女性裙底,是擾亂秩序的行為,那麼青關會「遮擋他人展品這行為, 對一般圍觀的市民都會對這類行為感到憤慨, 而事實上亦有人衝向他們, 拉走他們的 banner 及舉中指, 警察走後亦有肢體衝突發生,這樣行為是否已構成disturbing the peace?」這問題其實前面已答了一部份,警察走了之後的衝突已不涉原本的課題。在我記憶中影片看到他們在公眾地方打鬥,按圖索驥作檢控也不難,到時法輪功的人也可能成為被告。

再岔開一筆,我一向對在公眾地方偷拍女性裙底,控以擾亂秩序罪並不認同,故此寫了春光乍"攝"所干犯的罪行 一文,悉值香港法律改革委也發出諮詢文件,我也凑熱鬧發點謬論,寫了就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 《強姦及其他未經同意下進行的性罪行》諮詢文件作出的一點小意見 。

拋了這破磚出來,我的皮毛法律知識已露了底,希望引來藍田美玉,日暖生煙。

現在評論警察。在處理青關會圍法輪功一事,我之前已評論了,已沒有甚麼好講,畢竟事後檢討改善執行職務的手法是警方內部的工作。我想講警察兩個協會在這件事的處理方法失策的地方。首先,被林慧思罵之後既然要發聲明,就不應只譴責辱罵警察,事源由指責執法不公引起,就應該從執法的方法作解釋。今天明報登了劉達強的講法其實可以是獲得市民諒解的理由,我不是警察都可以寫一些法理依據,要罵林慧思何需警察協會出手?第二,有底細不清的人出來搞撐警活動,應該發聲明呼籲同僚不要參加,一則以免被人利用作宣傳,陷自己於不義,再者警察自己去撐場難免會與市民衝突,授人以柄。劉達強出席撐警察可以理解,但十分愚昧,幸好及後跟教協交流,爭取了一些好印象,他並且承諾如果違規,肯面對聆訊。他毫無疑問是一條好漢,否則當年也不敢罵副警務署長而妨礙了升級。可是有勇也要有謀。最後,有指責警長在星期日執行職務時對市民講粗口,警察兩個協會又沉默了,這是另一敗筆,走失了另一次爭取市民支持的機會。給人指責同僚講粗口都可以發聲明?豈不是害死被指講粗口的同事?真的有證據指他講粗口,I I O都會作出調查,發聲明一定不會落井下石。字眼用得恰當,就是修補與市民關係的機會。我在香港瘋情畫之三 一文的留言,不是提供了一些寫法嗎?




23 則留言:

  1. 我有一個想法,不知合不合理,就是警方不想詳細解釋不可拘捕/驅趕青關會的原因,以免有更多人有樣學樣。

    上一次"阿嬌"的祼照事件,警方的朋友論,竟令情形一發不可收拾....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祼照事件是記者招待會上講解法律講錯了,聲明可預先擬好,字眼斟酌過。反正怎樣解釋不可拘捕/驅趕青關會的原因,也不會增加効法的人,他們隨時都會上演街頭劇。

      刪除
  2. 其實很多事只要細心想一想就能知道原理。問題是願不願意接受自己不喜歡的結論。

    回覆刪除
    回覆
    1. 普羅大眾看了段片,立即產生感觀反應,警察看到就豈有此理,不滿政府的拍手叫好,再給那些舞文弄墨的才人煽動一下,立即共鳴上腦,形成了固有看法。意見相同的就自己友,意見相左的就愛字頭。我都很驕傲,不少讀者肯提出問題來討論,起碼不只是thumb up/thumb down。我寫自己的看法,並沒有說服別人的心,只希望看過的人,在看了主流意見,不管清流抑或濁流,腦海匯入另一股流水,洗滌一下受到感染而不自知的「瘋」氣。

      刪除
  3. 剛看到的,基本上和你所寫的已變得相似
    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e9%a6%99%e6%b8%af%e6%94%bf%e6%b2%bb/t203/2013/08/08/%e8%ac%9d%e9%80%a3%e5%bf%a0%ef%bc%9a%e7%ad%94%e7%b6%b2%e5%8f%8b%e5%95%8f-%e8%ad%a6%e6%ac%8a%e7%9a%84%e9%82%8a%e7%95%8c/?utm_source=rss&utm_medium=rss&utm_campaign=%25e8%25ac%259d%25e9%2580%25a3%25e5%25bf%25a0%25ef%25bc%259a%25e7%25ad%2594%25e7%25b6%25b2%25e5%258f%258b%25e5%2595%258f-%25e8%25ad%25a6%25e6%25ac%258a%25e7%259a%2584%25e9%2582%258a%25e7%2595%258c

    但分別好像在於謝連忠認為"法輪功受青關會欺壓報警求助,警察到場,見青關會包圍和指斥法輪功,對「不和平手法」袖手旁觀" ,想問一下這是否一種主觀判斷,有沒有客觀方法?

    另他也提到關於"封鎖區",然則基本上所有人均是"行使政治表達權利的公民" ,這樣不是會導至秩序大亂?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是下了定論再找去原因。關於第一道問題,Bill跟我都說了,青關會沒有使用暴力,同時是在抗議法輪功,警察執法會有一定的難處。我見不到法輪功受「包圍」。

      他引用警隊條例說架起封鎖區是「情」不是「法」/「權力」,這是錯誤的。沒有權力,警察如何承擔職責?警察有義務去承擔職責就代表它有承擔職責的法定權利。

      另一點是,假如青關會不「和平」,警察應使用distrubing the peace,而不是人權法。這應該是很簡單的道理。

      刪除
    2. 謝連忠和我所寫變得相似,因為他當初講得不夠全面,他似乎講到《警察條例》第10條只列出警察的職責,而警察無權履行。要履行職責自然涉及權力,否則講了職責,無權執行的,那算是甚麼意思?《警察條例》第10條講可執行的職責,涉及籠统的權力,而第50條至59條講具體的權力。譬如警察在公眾集會設置欄杆、水馬或膠帶,權力從何而來?我認為是為了執行這職責-----10(e) 規管在公眾地方或公眾休憩地方舉行的遊行及集會。甚麼叫是「情」不是「法」?警察執行職務被毆打或受故意阻撓,便屬犯法,講的當然是「法」,警察談戀愛才是「情」。警察不履行職務,會墮法網而不是墮情網,會干犯身為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

      「但分別好像在於謝連忠認為"法輪功受青關會欺壓報警求助,警察到場,見青關會包圍和指斥法輪功,對「不和平手法」袖手旁觀" ,想問一下這是否一種主觀判斷,有沒有客觀方法?」謝連忠的講法當然是主觀看法,客觀的看法應是用reasonable man approach,即是以一個看法合理的普通人作為客觀判辨的準則。如果由法庭判,法官就會用這準則。

      另外,不是每一個市民都用同一表達方式來行使公民權利,有的斯文,有的流氓,所以未必會導至秩序大亂。如果所有人都變成流氓,就可能要施行戒嚴。

      刪除
    3. Furthermore, see what Archbold says in this regard:

      It is part of the obligations and duties of a police officer to take all steps which appear to the officer to be necessary for keeping the peace, for preventing crime, or for protecting property from criminal injury. The duties of the police force set out in section 10 of the Police Force Ordinance (Cap 232), are extensive but not, it is submitted, exhaustive. The powers and obligations of the police are at least taking lawful measures for preserving the public peace, preventing and detecting crimes and offences, preventing injury to life and property and apprehending persons whom it is lawful to apprehend and for whose apprehension there are sufficient grounds... (para 20-304)

      刪除
    4. 事態發展至此,居然要搬弄「情」來辯解,真要問世間「情」是何物。

      刪除
    5. 情是何物應該讓詩人墨客去講,法律的討論當然先講法理,然後才講酌情,沒有源自法律的權力,便屬ultra vires越權,越了權就無法律效力,無法律效力的話有甚麼資格講酌情。所以我一開始評論就看法理,而不是主觀意願地講執法不公。心存法治,應具正確思考的心路歷程,否則要先把心治好,才能繼續講下去。不過,如果只顧政治情緒宣泄,對法避而不談,那我也拿你沒辦法。如果名嘴名作家寫評論,沒有能力講法理依據,這可以理解。律師的評論,就不能不合法理,不合邏輯。看法可以不同,但thinking process只有一套。

      刪除
  4. Hi Bill,

    If you don't mind, may I ask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

    1. //不論青關會用甚麼言詞,如果要拘捕他們,(1) 及(2)這兩個元素已經存在。//

    Why didn't the police arrest them ???

    2. //(b)元素要「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上述行為」在這件案的案情是,青關會用橫額圍着法輪功的檔位叫囂,妨礙及侵犯法輪功的人言論及表達自由。//

    From hindsight, the act of 青關會's 用橫額圍着法輪功的檔位叫囂,妨礙及侵犯法輪功的人言論及表達自由 did indeed 導致社會安寧破壞 ... thus, 青關會's act //甚至可以定罪//, right ???

    Following the above line of thought, shouldn't the police take immediate action to at least remove 青關會 from the scene instead of just rounding them about with 法輪功 when the police arrived at the scene ???

    Thanks.

    KH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標少的全篇文章已包含解答,能否多讀幾次並將提出較重點的問題? 這樣會比較有助討論

      刪除
    2. I have typed a whole page and almost finished the reply to KH but inadvertently deleted it. I will write a blog to reply KH's questions later.

      刪除
  5. 既然警方話星期日那一個不是政治集會,我想話林老師所用的WTF也不是對警員,可能指環境,氣氛,法輪功,清關會,途人或她自己,不同於立法會的馬大狀的FXXking Chinese是指人。警方只是自動對號入座,可能由於自卑或崩口人忌食崩口碗,他們自己爪花塊面,特首及政務司司長出來撐場,認同他們的愚昧,認真可笑。最有資格抨評林老師的是任教的學校及她本人,經已處理好。我還等待著兩個警察協會對星期日旺角街頭警員用粗口描述他人的娘親的聲明。為何保安司沒有發聲,是否眾人皆醉唯他獨醒。

    hi fiv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My understanding is the CE and CS supported the statement made by the police that the Sunday event was not a political event. They did not say anything about the earlier announcements by the police associations condemning Ms Lam for swearing at the police.

      I do not dispute WTF, standing alone, may not be directing at the police and was only an expression of anger. However, coupled with other insulting calling of names, WTF would lead any bystanders or audience to associate the swearing was directed at the police.

      刪除
    2. 關於星期日警員粗口的問題,不是有人証實了是假的嗎?
      http://billsiu.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5.html?showComment=1375800047980

      刪除
    3. A new video was posted on YouTube. Miss Lam said "delay no more" loudly and clearly. I suppose there is no need of determining to whom WTF is direc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JwmwlklI2w

      刪除
  6. 回覆
    1. I really don't know the development. When I wrote the blog to criticise the police associations, I aimed at the strategic measures, something I feel they are lacking.

      刪除
    2. 不好意思,POST 錯了,其實係想回FIVING 讀者的

      刪除
  7. 感覺上警方想賴皮,鑽灰色地帶,引出非政治集會論所以也提供有利林老師的看法,劉警司站台的開場白,便提到政治http://www.youtube.com/watch?v=pvX7vodaLR8
    WTF是否針對警員既是不確定,星期日的集會是否有點要人食死貓的意圖,特區最高兩位官為集會在有爭議的事發聲明,押上整個特區信譽,所以我認為可笑。標少請不要見笑,在下市井之言。

    hi fiv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想為他們星期日的集會再發表意見,雖然我不認同他們出席,也不認同你某些看法,再沒完沒了的講只會反映觀點不同,不直接涉及法律或大是大非,不用以辯倒對方為目的。豈敢取笑,我寫文只是想講一些少人講的看法。

      刪除
    2. See C's comment at 7.45 pm above.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