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5日星期一

香港瘋情畫之三

山中今天寫了 為林慧思一事瘋狂值得嗎? 一文,批評香港的社會病態,值得留意林慧思事件的讀者參考,做警察的也應該看。

我以後或者可以用本blog的點擊率來參考香港的瘋情,blogspot是以早上10時計算到翌日早上10時為之一天,昨早至今早有3,300個點擊,主要看我寫林慧思這3篇。昨午旺角街頭對壘,兩陣對圓,謾罵鋪天,我不客氣講一句,這叫stupidity versus insanity。不要怪我率直,行動在印證我的觀察,除了一窩「瘋」,毫無策略,效果適得其反,徒增厭惡。不過,不要做民調,做也沒意思,沒有幾多人真正看法理依據,我講也沒有人聽入耳,先把我歸類,然後就來個人身攻擊,罔顧我所講的法理依據。這種反應有甚麼稀奇,名嘴、名筆、名教授都是這樣,我們對一般市民可以有甚麼要求?

山中叫我看練乙錚這篇What the fxxx.李源潮.「媒」老闆遇襲  ,問我的看法。練乙錚當然讀者盈門,追隨者眾,就算他立場偏頗,觀點錯誤,有幾多讀者會真正去思考呢?他罵共產黨,我批評他的看法,自然就給扣上共產黨的帽。怕被扣帽子就不會寫blog,改行寫阿諛諂媚的賀辭。練乙錚這篇的問題出在甚麼地方呢?先看引文:

對警察不禮貌,不一定是非法行為。就算在美國這個警察執法從嚴的國家,怒駡警察,只要沒有出言威嚇,也不構成犯罪。本來,與此有關的 一個法律先例是Chaplinsky v. New Hampshire,1942。Chaplinsky是新罕布夏州的耶和華見證人會的一個長老,有一次在街頭傳道時與干預他的警察發生爭執,大罵對方是「天誅的法西斯蒂」、「天誅的歹徒」,被州政府告上法庭,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最後州政府竟然獲勝。

........

在林慧思怒駡警察一事裏,社會的焦點不應該是林慧思,而是當日那支選擇性執法、明顯對「愛字幫」縱容、對林慧思斥喝逼迫而令大批旁觀市民十分不滿的警隊。林慧思已經道歉,那麽,警隊道歉了嗎?一哥道歉了嗎?

香港法律而言,對警察不禮貌,一定沒有違法,就算對警察講粗口,也不違法(請參考我寫的再論他媽的 一文,香港有些地方講粗口是犯法的)。練乙錚舉美國的咸豐年案例,不如參考我在辱警何罪?溫柔的潑婦老師! 及 辱警何罪?溫柔的潑婦老師!之三 裏面的法律討論。這種法律是一路在發展修訂的,舉1942年美國的案例,毫無意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要找塊合適的石頭。

支持林慧思路見不平,挺身而出的人,都不管警察可以採取甚麼行動及法理何在,就盲目指責執法不公,不如實際講一下警察當時應該做甚麼?採取甚麼行動?大部分評論指警察執法不公,所以林慧思看不過眼。我可能長氣,因為看過我講法的人大概有3種反應:1.看得明白,同意不同意都好;2. 看到我指責林慧思,已不再仔細看下去,把我定了性;3.看不明白。就為了有人會看不明白,我不厭其煩再講。

有人指警察執法不公或選擇性執法,看不到議論所指警察應該怎樣執法,我惟有靠環境及對話來推斷。講來講去就是「執法」這兩個字,當然包括不「執法」。這裏包括兩個層面:1.青關會侵犯法輪功的行為,2.警察設置封鎖區。

首先講青關會侵犯法輪功的行為。不少人指責警察沒有對青關會採取行動,阻止他們滋擾法輪功,所以縱容左派侵犯反共的人。青關會當時究竟有沒有違法?如果有,違了甚麼法?有讀者在溫柔的潑婦老師!之三  留言,說他們犯了遊蕩罪,我解答了這講法行不通的理由。各政黨裏有很多律師、資深大律師,如他們有人評論過青關會違了甚麼法,警察應採取甚麼行動而沒有執行,請告訴我一聲。我在溫柔的潑婦老師!之三 已講過就算青關會侵犯了法輪功的言論及表達自由,都不會受到《人權法》約束,警察也無權過問。如果不相信我的看法,叫法輪功去九龍城裁判法院申請私人傳票告青關會的人,看一下法庭怎樣講。(申請私人傳票的程序,可參考拙作李成康的禁錮事件 一文。) 警察當時可以阻止青關會的行動嗎?這是很敏感的舉措,警察如果這樣做,青關會又可以指責警察妨礙他們言論及表達自由。警察能夠運用很巧妙的手法去勸籲,當然最好不過,不過已是將來的事,就等如希望林慧思沒有罵過人一樣。況且,警察見過不少這類衝突,可能會覺得,到了將要大打出手才去調停,才是最好介入處理的時機。反正不是黑社會在欺負市民,而是政治流氓對政治流氓,不讓他們宣洩一下情緒,他們會很失落和不安。讓他們宣洩過後,情緒得到慰藉,便會乖起來。一開始就制止他們一切行動,就等如把屁憋在股裏,使人焦躁鬱悶。事情沒有以最理想情況發生,我只可檢視當時警察有沒有縱容青關會做出違法的行為,我的結論是:恐怕沒有。持相反意見的人,我洗耳恭聽。

第二個問題是警察設置封鎖區的權力。法理依據在溫柔的潑婦老師!之三 裏,我評論了讀者引用謝連忠律師的講法,謝連忠經驗豐富,初年在裁判法院協助當值律師,對這類涉警權的案件十分熟悉,但他注意力放在《公安條例》,我擴闊到《警察條例》及由判例而來的普通法。我列舉《警察條例》第10條的警察職責,套用在這件案,我會引用

(a) 維持公安;
(b) 防止刑事罪及犯法行為的發生和偵查刑事罪及犯法行為;
........
(e) 規管在公眾地方或公眾休憩地方舉行的遊行及集會;

這三項來陳述當時用膠帶封鎖現場的權力來源。當時兩幫流氓已情緒發酵,再讓其他人入內吵架,會火上加油,如果警察當時讓兩幫政治流氓增援的人入內而不讓林慧思入去,你可以講警方處事不公。如果你問我為甚麼不趕青關會的人出來,那又返回第一個問題,警察趕他們走會被指責侵犯他們言論及表達自由。不要忘記,在警察未圍封之前,該處是任何人都可以逗留的公眾地方。至於膠帶封鎖現場的範圍是否合適,這個我不能評論,除非身在現場看到實況。

我不怪林慧思當時會覺得警察執法不公,就算當時有10個律師在場,雴時間起碼有5個答不出警察執法的權力來源及《人權法》不約束市民之間的侵犯人權行為,何況是一個只有一腔激情的小學教師。她之後的失態也罵了,我不再罵她,我要罵的是那批名嘴名筆名律師,出來發聲的就一味煽情,欠缺理據,只求喝采,附和盲流,相反的就不吭一聲,噤若寒蟬,只顧黨同伐異,忘記了公義,催化了香港瘋情。


P.S. 山中看了練乙錚這篇文也寫了評論-----林慧思成爲練乙錚「炒雜碎」的材料






35 則留言:

  1. 如愛港力無任何暴力行為,警方其實可以對他們作什麼樣的阻止,人權法不是同樣保障他們的權利嗎?

    如説愛港力班人乞人憎,咁人民力量追擊民主黨,警方能否用一樣的法例阻止它們??



    9OCT2011 人民力量追擊民主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z0JE3uSMjI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乞人憎而不犯法,就拿這些人無辦法,警方不論黨派也不能阻止,我不是鼓勵誰去追擊誰,但如果發生了乞人憎的事,就不要自封正羲之師,黨同伐異。如果講明大家是同黨,所以撐他/她,我可以接受,因為已承認立論偏頗,沒有扮中肯。如果站出來講正義,就要以同一標準來量度,共產黨又罵,泛民又罵。

      刪除
  2. 這一年看到太多的,我真的對香港有些絕望。但不是絕望於什麼中共呀,普選等這些事。

    我是絕望於,香港真的太多庸才,太多只求喜惡,不求理性的人。看今天最叫囂的人,是十多二十歲的青年人。想想二三十年後骨幹是他們時,香港很難不死了....

    希望是我太悲觀,或是我見到的是表象,沉默的太多數都很優秀....

    心灰的香港人

    回覆刪除
  3. Yau, 有同感, 香港人現在不只食要即食, 思考都要即食, 花多少少時間都唔肯, 樣樣都係knee jerk reflex, 正合大陸之意!

    回覆刪除
  4. Yau兄,
    你的观察正確。到時,九十後管治九十後,自相殘殺。香港比西藏落後。港毒港獨,流氓分子,已撈完多年油水,定居美國。中國其他城市已遠遠超越香港。中央蔑視這班港產紅衛兵,他們已50幾歲,一事無成,长期攞综援,傷殘津貼(精神病),特區储備已給他們用完,政府面臨破產。東方之珠变了東方之豬,懒人萬歲,萬萬衰!悲衰!
    Fans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使人心憂,但也不要過份悲觀。也有不少人沒有參與這種政治亢奮行為,我女兒是一例,她努力工作,工餘做點義工,又為underprivileged 中學生做mentor,她只是一例。也有學民思潮那類孩子,就算你不同意他們的看法,起碼也看得到他們有深層次的思考。傳媒的報導手法,是激情的酵母。等我靜心的時候,再寫一篇過去20年香港的變化,怎樣營造出今天的風氣。

      刪除
  5. 當時看到警方的做法,第一時間心想,如果有一大班人,擋住一間商店門口而又不踏足門前的私家地方,不准其他人看到商店內情景,不知道警方是會把人趕走,還是會用封鎖線把商店連一大班人一齊封鎖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Billy,

      如果示威者在商店的櫥窗外抗議呢?

      另外有一點要補充,標少說得《人權法》問題是指是言論自由問題,而其他的人權,例如不受侵犯、行動自由不受阻,在其他的法律中已有保護。能限制言論自由只能是公權力,民間私人,除非是使用暴力或非法手段,言論自由不可能收到限制。青關會不可能,也沒有力量阻礙法輪功的言論自由,而如果他們用暴力或包圍(非法禁錮)手段,那警察就可以執法。

      刪除
    2. 其實Billy無需過份擔心香港警察的能力及政治中立性,山中也多次講,示威者敵視警察是極愚昧的行為。出來示威毫無疑問和警察立場潛在衝突,刻意辱罵及人身攻擊,只會激化敵意,既無必要,也無實效,做成雙輸。昨日旺角那一場就上演了一齣雙輸的鬧劇。

      無需幻想一些scenario出來,碼頭工人去長江中心示威,長實申請禁制令,Derek Pang領佈命令也平衡示威者的權利。香港的法治表現相當不錯,香港政治流氓橫行得逞,大概是香港的特色。他們最少達到使人憎惡的效果,除此,有正面的訊息嗎?

      刪除
    3. 其實我想提出的思考是執法會否有雙重標準,如果關青協可以兜口兜面擋住法輪功的人表達他們意見,那長毛可否兜口兜面擋住梁振英表達意見呢? 但現實就是看到示威區隔得天遠,而且是否只要大批人包圍梁振英,就可以讓長毛與梁振英一起被包圍在封鎖線內?

      刪除
    4. Billy,

      這樣講有點不同,特首有保安的元素,美國總統的保安更加嚴格。先要比較政黨與政黨,團體與團體的言論及表達自由是否受相同對待。長毛兜口兜面在青關會的人面前表達意見,若受阻撓,就可以講執法不公。特首有保安規格,有保鏢跟隨,他以下的官員就沒有。你有權去示威,他們也有權離開。

      刪除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1pPHnQQ59w

      其實青關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 我想先問從法律層面法輪功是否無法解決現況?
      可否像長實般申請禁制令?

      刪除
    6. I know this bunch of people is a nuisance. As long as their act is not proximate enough to commit any criminal offence, you cannot expect the police will step in. It is possible to apply for injunction but there are practical problems. First, it costs money. Second, you have to identify a particular person or clear identities of persons involved. You have to name them when applying to court to stop their harassment. Third, the court may be reluctant to interfere because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This situation is unlike the Occupy Central (occupying HSBC Headquarters) or the container workers' occupying Cheung Kong Centre. They are private properties. Both Falun and Pro-communist groups are exercising thei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he public street even though the latter often encroach the rights of the former. I don't know. Frankly, I am not familiar with injunction matters.

      .

      刪除
    7. Thank you.

      我沒有爬你之前的文章, 若有重覆, 請告之

      你認為擾亂公眾秩序可行嗎?
      1. 擾亂公眾秩序 - 視覺上對法輪功構成騷擾或干擾
      2. 破壞社會安寧 - 這次警察離開後的確發生混亂情況, 法輪功的紙板亦損毀, 下次警察可否有合理懷疑使法輪功害怕受到傷害或財物受損, 很可能引發出現或可能出現暴力行為, 又或使在場的人被激怒而傾向暴力行為, 而令破壞社會安寧成立?
      -----------------------------------------------------------------------
      附:
      《公安條例》第245章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
      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或派發或展示任何載有此等言詞的文稿,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2級罰款及監禁12個月。

      刪除
    8. 以我看到的來說,青關會並沒有做出disturbing the peace 的行爲,而這也可能是唯一可以對他們採取行動的法律依據。他們行動沒有使用暴力,也沒有「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另外,動用法律一般不能看他之前做了什麽,而要看他現在做的是什麽。

      法輪功可以用同樣方法站在青關會前面,如果警察拘捕法輪功,那我會承認這是選擇性執法。

      反而愛港力常常騷擾論壇,導致中斷,這就有可能構成disturbing the peace

      刪除
    9. 言則,以閣下的法律觀點,任何人重覆青關會的行為均非違法?
      如警方對該行為執法即屬雙重標準,對否?

      刪除
    10. 如果行爲不構成disturbing the peace,我不知道可以用什麽去說這種行爲違法。

      刪除
    11. 謝謝你的講解。
      其實我對法律沒有深入認識, 但見青關多次滋擾法輪功, 卻無人能作出幫助, 連警察亦無法處理, 感到非常無奈, 亦懷疑警察執法不公, 因此 Google 一下, 以免錯怪警察
      希望兩位專家能解答一下法律上的問題, 謝謝。

      在政府對法案委員會的回應中, 我見法官指出「擾亂秩序」一詞包括可能在聽覺或視覺上對人做成騷擾、恐慌或困擾的行為,當中不一定具備被告人採取暴力手段(不論已經採取或恐嚇採取)的元素。所涵蓋的行為本身亦不一定要具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

      追擊法輪功, 遮擋他人展品, 及發生肢體衝突, 其實是否已對法輪功構成一定程度上的騷擾、恐慌和困擾? 不一定採取要暴力手段就已經構成?
      因為偷拍亦算擾亂秩序一種,亦沒有採取要暴力手段,但會對他人構成騷擾、恐慌和困擾。

      ----------------------------------------------------------------------
      附:
      在 HKSAR v. Cheng Siu Wing 一案 3,原訟法庭貝珊法官裁定第 245 章第 17B(2)條中“擾亂秩序”一詞,應採用一般字典含義,即指“難受管束或令人厭惡的行為”或“違反公共秩序或道德”的行為。貝珊法官裁定擾亂秩序的行為的涵蓋範圍,包括可能在聽覺或視覺上對人做成騷擾、恐慌或困擾的行為,當中不一定具備被告人採取暴力手段(不論已經採取或恐嚇採取)的元素。所涵蓋的行為本身亦不一定要具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
      http://www.legco.gov.hk/yr04-05/chinese/bc/bc55/papers/bc550531cb2-1668-1c.pdf
      ----------------------------------------------------------------------
      破破壞社會安寧方面:
      企圖偷拍女性裙底, 是擾亂秩序的行為。社會上一般有合理思維的人, 都會對這類行為感到憤慨, 可能會向拍攝裙底的人作出威脅或以暴力對待。同樣, 從下面片段中, 遮擋他人展品這行為, 對一般圍觀的市民都會對這類行為感到憤慨, 而事實上亦有人衝向他們, 拉走他們的 banner 及舉中指, 警察走後亦有肢體衝突發生,這樣行為是否已構成disturbing the peac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k_RmTE4Ez8

      -----------------------------------------------------------------------
      附:
      (1) 要構成破壞社會安寧,必須“已作出或威脅會作出某作為,而該作為傷害了一個人或在該人面前損毀了其財物,或相當可能導致這種傷害或損毀,又或者使某人害怕會有這種傷害或損毀”。
      (2) 被控人的行為必須導致暴力作為或暴力作為威脅出現,或相當可能出現。
      (3) 法庭考慮是否真的可能導致破壞社會安寧時,必須考慮在場的人被激怒而產生暴力行為的傾向。
      (4) 單是擾亂而沒有其他情況,不構成破壞社會安寧。
      http://www.legco.gov.hk/yr04-05/chinese/bc/bc55/papers/bc550531cb2-1668-1c.pdf

      刪除
    12. 今天太忙,稍後答這disorderly conduct的問題。

      刪除
    13. 謝謝, 你有空才回應吧。
      我明白追擊未必構成「違反道德」, 可否連同「難受管束或令人厭惡的行為」一同解釋。

      萬分感謝。

      刪除
  6. 其實林還有罵警察為公安等,而練文寫WTF 並無特別對象反映他(1)對事情掌握欠全面或(2)刻意轉移視線或(3)邏輯出錯。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先下了定論然後才朝著那方向去寫,根本沒有打算客觀評論,視線是他預選的,邏輯也很容易,選甚麼事實,下甚麼結論。

      刪除
  7. Just saw this on thehousenews about a policeman used foul language when carrying out his duty. Interesting to see what the 2 police associations would say.
    http://thehousenews.com/society/%E8%AD%A6%E9%95%B7%E7%B2%97%E5%8F%A3%E9%AC%A7%E7%A4%BA%E5%A8%81%E8%80%85-%E8%AD%A6%E9%9A%8A%E7%A8%B1%E8%B7%9F%E9%80%B2/

    hi fiv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monwithin and I commented at the outset the stupidity of the police engaging in this kind of activity. They should come out and make a statement to say the police accept that the society has a higher expectation of the attitude of the police towards the public in the course of carrying out their duty. They have been very tolerant to challenges in crowd control and have been very professional and impartial.They should make an open apology for the inappropriate reaction to provocation by the sergeant (if proven) and regret what have happened. They should say they would endeavor to maintain a high standard of performance and prevent such incident to repeat. They would prevent any policeman from behaving in a way bringing the name of the police force into disrepute.

      How's that?

      刪除
    2. 其實一向有投訢機制關於警員的不當行為,其中粗言更是最多人投訴的一項。

      據我所知,一旦投訴受理,警員要受內部調查甚至處分。

      我覺得這安排也算十分公平。

      刪除
    3. 投訴受內部調查是個別警員的事,兩個警務人員協會之前指責市民講粗口,現在沉默,從公關角度看,應該發聲明,方為上策。一則提醒其他警員的態度,再者挽回市民支持,給人同一標準的感覺,否則授人以柄,這是一種策略。

      刪除
    4. 蘋果日報有近距離的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14QfvOQNAc

      我聽來聽去,都聽不出那一句是粗口,很肯定他喊的是「大家咁話」,蘋果形容為「疑似對示威者大講粗口」,並不公道。主場新聞也不會糾正的了,一如處理陳玉峰事件一樣。

      刪除
    5. 森兄,

      今天太忙,我稍後會寫一篇批評此事。

      刪除
  8. 其實標少早在2000年東區法院一案已勸勉盡快戒除講粗口的習慣喇, 幸好這位警察講粗口不是在港鐵車站內發生, 如果一不小心被人拍片, 那就知法犯法了. We should follow - "He who knows and knows he knows".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來你是如假包換的真粉絲了。

      刪除
  9. In response to your "How's that?'
    I quite agree with what you both said, it is a road map to solve the conflict. However the authority did not see or deliberately refuses to act in the direction. The core issue which flared up the episode is non impartiality perceived by the general public instead the foul language side issue has been chosen by the police as the main line of attack trying to tough out the whole saga. They missed the opportunity to demonstrate impartiality in the events took part last Sunday at Mongkok. It appears that they have further damaged their image as seen on footage taken during the time.

    hi fiv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Truly so. Both sides are frantically insane. It is a disgrace to HK. Something easily done is not chosen to create a win-win situation. It is an opportunity to heal the wound. To me, it is also disastrous. I believe many people would think I have taken side and I appear to be a pro-communist blogger.

      刪除
  10. Shouldn't the police has a duty to prevent crime? If two gangs in the public place were in such heated arguments and there was a real likelihood to have a 'breach of peace' situation, it does not require advance legal analysis but just mere common sense to handle the situation by separating the two gangs instead of trapping them within a confined zone. The 'insanity' was caused by the 'stupidity' of the commander of the police at the scene.


    回覆刪除
    回覆
    1. Has the peace been breached? They are also exercising their rights to protest, albeit one is protesting against the other. Don't you have to take that into consideration and intervene as least as possible? Do you consider both Falun and 青關會 criminal gangs?

      The cordon was to prevent bystanders getting in to start a confrontation.

      They did try to persuade the two to go apart. They didn't listen, then what? Arrest them?

      刪除
    2. To strike a balance between the right of to protest and breach of peace is very delicate. There is no hard and fast rule. Damned if you do and damned if you don't.

      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