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7日星期五

傳訛

在新冠病毒猖獗下, 悉尼華人圈總是謠言滿天飛。前些時盛傳有人扮檢疫人員, 在華人聚居的地區賺門打劫, 都不知發生多少宗了, 我看了訊息, 苦笑一下就刪掉了。我相信這些假東西不限於華人, 在不同族群中都有不同版本存在, 因為網絡傳訊實在太方便了, 一個訊息一瞬間就可傳送給很多人, 一瞬間就連是誰傳出來的也不知道。這就是disinformation的魔力。

近日澳洲加強了抗疫措施, 翻天覆地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模式, 搶廁紙搶米之類的新聞已無新意。新猷太多, 瞬間萬變, 聯邦政府和省政府之間的措施又不一致, 有的講法語帶含糊, 很多人就不知是否強制執行的法律, 最明顯有兩個例子, 其一是在公眾地方, 人與人之間保持1.5米距離(social distancing), 另一是無切實需要就不要外出, 每家派一人去買必需品。於是謠言來了: 有人在商店買東西, 跟別人聊幾句, 因為沒保持1.5米距離, 於是即場被警察發告票罰幾百元。有人在街上沒有與別人保持1.5米距離被罰, 有人車輛被警察截停, 車上載着朋友並非去買食物, 於是收了罰單。

這些都不是facts v myths, 而是facts v fictions。

怎去fact check? 除非知道誰是當事人, 並可以見到告票, 否則怎去斷然說是謠言而非事實。怎可使人相信我斷定是謠言的講法。我傻兮兮真的花時間去找反駁的理據。首先當然找法例來看。2020年3月25日新南威爾斯省議會通過了這議案: COVID-19 Legislation Amendment (Emergency Measures) Bill 2020, 裏面並沒有講social distancing的法案, 除此之外, 省政府只有3項部長指令(Ministerial Direction/Order)具法律效力, 這3項指令分別為

Gatherings Order
Quarantine Order
Self-isolation Order

執行的權力來自Public Health Act 2010 of New South Wales。指令裏並不包括在公眾地方人距1.5米這回事, 也沒有法例禁止市民外出, 人距及不要外出都只是強烈勸籲, 有關人距的指令只有訂立了在公眾地方的室內要確保每人有4平方米的空間, 實際情況是開門營業的店鋪要限制顧客同一時間在店內的人數。

檢視完法律就要查核實際情況, 我登入新省警察廳的網站查核, 卻看不到檢控有關違例的訊息, 於是昨晚發了電郵去要求提供違反有關法律的數據, 若不能提供數據就請他們發新聞稿澄清, 1小時20分之後就看到網頁更新的訊息:

First COVID-19 infringements issued

A Sydney massage parlour owner, three staff members and a returned traveller from the Lake Macquarie area are the first individuals and business in NSW to receive infringements following amendments to the Public Health Act.
......

詳情可按連結入去看。

在瞬息萬變的年代, 網絡充斥着假資訊, 有些一看就知極假的, 但一樣有人以訛傳訛, 寧可信其有嘛, 於是就帶把尺出街, 喝停走近你1.5米的路人嗎?

2020年3月24日星期二

放屁

大家請放屁, 來測試一下自己的嗅覺, 看下有沒有中了新冠病毒, 我講真的, 不信就自己看, 各大傳媒都有報導, 我舉華盛頓郵報為例:

Losing sense of smell may be a hidden symptom of coronavirus, doctors warn

While every case is different, the telltale symptoms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have been widely agreed upon — a high fever, persistent cough or shortness of breath. In the most severe instances, those afflicted have reported confusion or difficulty breathing, and sometimes, anxiety is the most prevailing symptom of all.

But a team of British ear, nose and throat doctors on Friday raised the possibility of a new indicator of the coronavirus, one they say has been observed globally, even in patients who are otherwise asymptomatic: anosmia, a condition that causes the loss of sense of smell. In a statement, they warned that adults experiencing recent anosmia could be unknown carriers of covid-19, and urged them to consider self-isolation.

“All of this evidence is accumulating very rapidly, but there’s nothing yet robustly in print,” Claire Hopkins, president of the British Rhinological Society, said in an interview. “Since then, I’ve had colleagu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saying: ‘That’s exactly what we’re seeing.’ They’ve been trying [to raise awareness], but it hasn’t been picked up.”

......

雖然這種中招病徵尚未有定論, 靜悄悄放個屁又何妨, 觀察一下方圓數米的人的反應, 或者可順便找出幾個沒有病徵的傳播病毒人, asymptomatic super spreader。這些都很有趣, 大概不是misinformation吧, 不過一定不是disinformation, 前者源於誤解, 後者是刻意散播的假資訊。

昨天去看醫生, 又聊起疫情來, 每次去看都會聊天。我們對民生都很憂慮, 昨天中午起, 澳洲食肆會所酒吧等都關閉了, 只准外賣, 教堂體育館也關閉了, 上帝也要外賣。失業人口狂飆, 在Centrelink門外申請失業救濟的人大排長龍。早兩天看到報導, 澳洲有十份之一家庭在銀行存款不足$90, 而百份之五十人口的銀行存款在$7000之內。突然失業, 吃西北風了。我們也十分擔憂因疫情留在家中不敢外出的人, 在外怕染疫, 在家可以做甚麼? 醫生也不敢去探自己的父母, 因為怕把病毒傳染給老人家, 但老人家也需要社交的, 不能外出活動度日如年。醫生把買了的餸菜放在父母的屋外, 等他們煮好了就去門外拿。我問她自己為甚麼不煮, 她說母親愛煮, 也可以消磨時間。

就算沒有失業的人, 一下子work from home, 孩子又不用回校上課, 大家都少了空間, 長困在家, 易生磨擦和情緒問題, 沒染上病毒, 卻可能滋生心理精神問題, 加上那些砸了飯碗的經濟問題, 更是悲哀。山火熄滅了, 本來希望重生的旅遊業一再受到打擊, 任憑生性樂觀的袋鼠, 也會沮喪起來。原本搵朝唔得晚的人, 等到出糧才有錢購物, 出糧的時候日用品已被搶購一空, 到現在失業了, 很多時間去排隊購物, 但袋中卻沒有錢。超市不用抬價(price gouging), 時常會做特價的東西現在不做了, 無形中變成加價。

我也受影響呀, 因封場關係, 將有幾個月不能打球, 只好多花時間除野草來打發。香港暴動期間我幾乎沒有客仔,  最近客量回升, 還有三個捐了幾千元給不同社福機構, 我也要在此感謝他們。

2020年3月22日星期日

瘋城

我每週五都會到悉尼Flemington市場買東西, 其中一樣是雞蛋, 買的是最大號的, 即以每打計850 gm那種, 1盤(tray)30隻, 有的時候會替朋友買, 所以買5、6盤是等閒事。我去市場的日子, 有時後座位有蛋180隻, 其他東西不計其數, 總之每次都滿載而歸, 很多東西是順便替朋友買或一起分的。上週五去到市場的蛋檔, 雞蛋已近乎沽清, 當日已施行每人只准買3盤的措施。標少不想有負朋友所托, 所以叫老闆娘給我5盤, 她沒有異議, 明知我不是hoarder嘛。說來有點氣憤, 澳洲年產60億隻雞蛋, 消耗量只是55億, 瘋搶起來連蛋也不放過, 就算雞蛋可以醃鹹, 也很少人會醃鹹雞蛋的, 存放期一般只是3週, 不是可放三幾十年的廁紙, 蛋會變壞的, 壞蛋已夠多了, 不用再製造。雞檔檔主也訴苦說貨源不足, 生意難做, 我於是二話不說, 幫襯買雞腳和鵪鶉。

在前些時的山火蹂躪下, 已百物騰貴, 新冠疫情進一步推高物價。像廁紙、消毒用品、搓手液等都空了架, 口罩更休想。我都不談這些。未有疫苗之前, 政府訂立不少新的社會規則來抗疫, 甚麼保持距離、減少外出等。澳洲人未死過, 無有怕, 睬你就傻。Bondi昨天就整個海灘都是人, pubs and cafes也擠滿人。怪不得新南威爾斯染疫人數全澳最多。就算口罩易求, 他們也不會肯戴的, 何況政府呼籲國民不用戴。我上星期看醫生時, 醫生也同意純粹因為口罩不足政府才會叫人不用戴, 她自己也要張羅。閒聊期間, 她也是醫生的妹妹走了進來說購買口罩的事, 要AUD79一盒, 聽到價錢那麼貴, 她說買3盒, 我忍不住口, 要她買20盒, 說疫情只會越來越差, 口罩需求只會越來越大, 沒口罩就不用開診了, 她聽了我的話。

疫情嚴竣, 各出奇謀來抗疫, 難免有人講增強免疫力的方法, 一講這方法就會講殺菌消炎的三寶: 羗黃(turmeric)、蒜和羗。羗黃一般都比較少買到新鮮的, 而會用印度入口的羗黃粉, 質素參差, 整體價格算便宜。澳洲蒜頭剛下種, 9月才收成, 這幾個月多數是吃墨西哥的, 早兩個月賣得很便宜, 6、7元一公斤, 更便宜的是大陸蒜, 但不夠南美蒜甜。南美蒜一星期前已漲價至16、7元, 早兩天是27元, 今天朋友傳了張相來, 今天在雜貨鋪賣40元, 羗65元一公斤。死得喇, 折算起來200港元一斤羗, 無銀紙怎去提升免疫力? 提升免疫力也不是三朝兩日就行的, 也不是說一定抵擋得住。明天開始採用嚴厲手段, 食肆、會所、體育館、教堂等全部關門, 食肆只准外賣。多個省都要封城了, 互不往還。新措施出爐, 明天更瘋了, 將會有一街癲婆傻佬, 搶呀搶呀。

2020年3月14日星期六

廁紙瘋魂

當香港出了持刀打劫廁紙的笑話後, 繼而發生持刀劫口罩, 這些上了國際版的新聞, 像黑色喜劇的情節, 使人哭笑不得。悉尼也發生廁紙爭奪戰, 已不是剛發生的事, 有人為廁紙而打人, 被警察以電鎗制服, 也有女人為廁紙扭打起來惹上官非。我的朋友最近廁紙短缺, 我也讓了96卷給她們, 別誤會我有份搶貨囤積, I am not a hoarder. 我幾個月沒買過廁紙了。我的家像個小倉庫, 小女兒每星期都來提貨, 省了她花時間去買, 由蔬果肉類至日常用品都一應俱全。所以別人在搶廁紙圖利, 我可以照原價讓給朋友, 當然我也不是甚麼都有的, 無飯之家, 自然就無米了。因疫情對食品的囤積, 最近雪櫃和凍櫃都特別暢銷。這也與我無關, 家中已有兩個容量超過500公升的雪櫃, 及兩個凍櫃, 其中一個制冷功能較差的閒置着。

香港搶廁紙相對於澳洲合理, 香港廁紙主要由大陸生產, 廠房因疫情停產, 若庫存量不夠, 確實怕得有理, 新冠病毒其中一種病癥是拉肚子, 沒有廁紙而廁板又不是bidet板, 不知如何是好。可是, 澳洲廁紙在澳洲生產, 源源不絕生產和供應, 也怕得要死搞到毆鬥, 真失禮死人。我昨天在Costco替朋友買了兩包共96卷的廁紙, 付款的時候跟收銀員說: This must be the top sale of the day, a new antivirus product. 大家都一起笑了幾聲。

香港專家呼籲市民出街帶口罩, 澳洲專家意見相反叫人不用帶。澳洲除了人口不稠密外, 口罩根本就嚴重不足, 政府豈敢呼籲市民帶口罩, 若振臂一呼, 在市面又買不到, 打劫口罩事件一定比香港多。在這裏網上出售東西引起的劫案時有發生, 自行網上放售口罩遇劫的機會肯定不小。乘機發疫症財的人若遇劫我也看得心歡,  抬價打劫人遇上賊阿爸, 抵你死。

被山火洗禮後的澳洲百物騰貴, 悉尼的零售業因經濟數據差本已萎靡不振, 疫情擴散進一步打擊飲食業, 龍蝦不能出口往大陸而致轉為本銷, 大小食肆都以此招徠。連我的家庭醫生過往要兩三星期才約到診症的現在三兩天就可以了, 醫務所也沒有人敢去, 對我就方便起來, 看完醫生隨即約到超聲波診斷打羽球的膊傷, 很無奈的疫情得益。

2020年3月8日星期日

再飛簷走壁

我住在一條只有12間屋的小街, 街是cul-de-sac, 叫死胡同或掘頭路, 可別叫死路或絕路, 後者就使人太傷感了。12戶中有4戶華人, 其中兩戶來自北京, 一戶來自印尼, 我多數用蹩腳普通話和他們溝通, 表達不到就輔以英文。其他鄰里都是老外, 我都沒有串門, 說話也不多, 所以都不稔熟。這兩年搞了聖誕的街頭派對, 因此在hi and bye之外就談多兩句。畢竟是獨門獨戶, 不是公寓那種在乘升降機時會碰到而談起來的情況。街中資歷最深的老外在三十多年前開天辟地時已在這裏, 他是builder, 房子也是自己起的, 我見到他也會多談幾句, 幾句就真是literally的幾句, 一則自己英文差, 再者缺乏共同題材, 所以講不到幾句就bye了。但這老外是很豪爽的, 樂於助人。我早幾個月砸出幾百公斤的磚頭, 也是由他安排與另一鄰居合租了個最大的垃圾斗來扔棄。他還冒着雨, 用wheel barrow把我的磚從後園拉到垃圾斗處, 一件一件堆砌, 因為垃圾斗是不計重量的, 有條理堆磚就可放更多其他垃圾進去, 我有幫手, 但過意不去。

我一個月前在香港期間悉尼下過一場狂風大雨, 回來後留下漏水痕跡, 我在網上看了DIY修補方法, 打算用那些洪水貼(flash band)來修補原本鉛片的斷裂, 碰到鄰居談起來, 被他訓斥了, 他認為我的三腳貓功夫一定弄得很糟, 叫我等他兩週後回來幫我修理。他走了一週另一場風雨打破了兩片瓦, 所以我的老友幫我一起飛簷走壁。

鄰居回來了卻遇上幾天下雨, 昨天放晴, 他早上走來帶我一起買材料, 買了4卷鉛片, 共重六、七十公斤, 花了$400多, 已因為他有牌而獲得百多元折扣。在屋頂辛勞了大半天, 花了不少勞力, 一屋頂汗水, 把鉛片推進板中一點也不易, 期間另一老外鄰居穿着人字拖自己爬了上來幫手, 我只能像雜工一樣任由擺佈。修補瓦片裂縫及上玻璃膠就由我包辦。昨晚又下雨, 今午瓦片乾爽了我又上去用pointing修補, pointing類似混凝土, 用來修瓦的。




新鋪上去的鉛片, 九十度嵌入木板中, 然後上釘來牢固, 阻擋大雨從瓦邊進屋。


先移走一片屋脊瓦, 鋪好鉛片後才放回去, 然後用pointing補縫, 這些我做得來。


兩邊斜坡的鉛片已重150磅。我要等待天氣較熱時再上去把鉛片的邊沿壓貼瓦面, 天氣熱時鉛片會較軟, 到時用橡膠錘子來敲打就不會打破瓦片。天氣清爽之後再補上瓦片的油漆, 希望可以再頂二、三十年。

現在最傷腦筋的是怎報答鄰居, 我不喜歡佔便宜、欠人情。

保釋條件

黃崇厚法官先前批出炸彈案保釋條件之一為家居以鏡頭監察, 不用說這種條件已失敗告終, 早兩天他已不再採用這保釋條件了, 但一再強調政府應設立電子手/腳鐐來監察。現已有3宗案件批出了以鏡頭監察的, 似乎沒有人打算申請更改這荒謬的保釋條件, 千方百計只求保釋, 得償所願就連很vocal的人權律師也閉了嘴。所以別傻兮兮的甚麼都信, 法律精神也是cherry picking的。

電子手/腳鐐用以監察被告的行蹤是否可行呢? 當然可行喇, 從技術層面看一定做得到, 外國已採用多年, 最近為了新冠病毒家居隔離也採用了。問題是用此作為批出保釋的條件為了達成甚麼目的? 上一篇列出不予保釋的四大理由: 潛逃、重犯、干擾證人及妨礙司法公正。電子手/腳鐐成效是甚麼? 除了潛逃外, 可以做到的就是對宵禁的監察或禁足某處的監察。先打個岔, 法官對暴動被告往往訂立不准進入某商場或某港鐵站的保釋條件, 於我看有點橡皮圖章的味道, 也十分可笑, 香港商場和車站之多, 隨便選另一個來搞都可以喇, 禁足某處有甚麼實際成效?

電子手/腳鐐可以監察行蹤, 若然被告要潛逃, 也會先毀掉電子手/腳鐐才行事。電子手/腳鐐成本低, 但監察人手成本卻很高, 為幾個人設立這套系統, 真的值得考慮嗎? 一般不准離港及交出旅遊證件已足以防止絕大部份人潛逃了, 再加上到警署報到的條件, 已解除絕大部份人的逃遁風險。如果採用電子手/腳鐐是廣泛性質的, 當作別論。否則會勞民傷財, 不值得做。潛逃風險高就干脆收押入牢。這樣講就涉及保釋權的法律問題了。

保釋權(right to bail)又涉及無罪假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上週四上載的黃之鋒申請保釋期間離港被拒案的判詞 (HKSAR and WONG CHI FUNG [2020] HKCFI 392), 李運騰法官說在平衡被告保釋權、潛逃、重犯等考慮時, 要以被告保釋權利置於首位, 予以保釋就訂立合適條件。

19. A court in deciding whether or not to grant bail to a particular accused has to perform a balancing exercise, always bearing in the forefront of its mind the accused’s presumed right to bail. Moreover, it may be that any attendant risks of the accused absconding, committing an offence whilst on bail or interfering with witnesses and so forth can be ameliorated by the imposition of suitable conditions tailored to meet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case and those of the accused. In such cases, s9G(2) provides that bail may be granted subject to conditions. The question then for the court is whether any conditions to be imposed are “necessary”.

無罪假定不等同必然獲得保釋, 法例都明確列出一連串的考慮


(2)
法庭於達致第(1)款所指的意見時,可顧及 —


(a)
指稱罪行的性質及嚴重性,以及一旦定罪時,相當可能處置被控人的方式;

(b)
被控人的行為、態度及操守;

(c)
被控人的背景、交往、工作、職業、家庭環境、社會聯繫及財務狀況;

(d)
被控人的健康、身體和精神狀況及年齡;

(e)
被控人以往任何獲准保釋的歷史;

(f)
被控人的品格、經歷及以往定罪(如有的話);

(g)
被控人犯被指稱罪行的證據的性質及分量;

(h)
法庭覺得有關聯的任何其他事宜。

(第221章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9G條)

安裝鏡頭監察屬越權及違憲的決定, 電子手/腳鐐監察行蹤也未必有切實需要和成效, 在神台座上的大官不應輕率下令, 仔細考慮執行上的可行性之前別高大空, 而作出一廂情願、匪夷所思的命令。香港是個小地方, 不是穿州過省走入叢林容易藏匿的環境, 在別的地方有需要和可行的方法未必適用於香港的。

2020年3月2日星期一

風土病

專家說新冠狀病毒可能成為風土病, 當然非只限於香港, 到時每年會有流感高峯期, 也會有新冠狀病毒的高峯期, 過兩年當研製的預防藥苗成熟, 我們就可以打預防針了, 甚或發展成流感加新冠的混合針一劑過, 當然最後這句是我自己胡謅的。

擲汽油彈、縱火及堵路是否也成為香港的風土病呢? 對社會有任何不滿就把雜物扔下路軌, 一月祭、百日祭、半年祭及週年紀念都有同樣動作, 連設立診斷新冠狀病毒的診所及用作隔離的未入伙公屋樓宇也縱火如儀, 這些人真的病入膏肓了。

我在早幾篇評論過有法官批准被告保釋時加入由警方在被告家中安裝監察鏡頭的條件, 現在已有3宗了, 法官的腦袋也出了問題吧。保釋與否, 首要考慮被告會不會棄保潛逃, 控罪越嚴重判刑越重, 逃跑的可能性越高, 其他考慮是被告在保釋期間會否再犯案、干擾證人或妨礙司法公正。安裝了監察鏡頭, 可達至甚麼成效? 除非24小時不准離家, 否則訂立了晚上宵禁的條件就算警察可監察到被告是否在家, 日間也監察不到。被告進了房間, 警察也監察不到被告在幹甚麼喇, 而且這種高度監察方法既過份侵犯被告私隱, 並禍及家人受不必要監察, 完全違背保釋法的精神, 這些法官前衛得有點標奇立異, 勞民傷財兼浪費警力。這種監察亦嚴重侵犯被告以外居於同一地址或在該處出沒的人的人權和私隱。這是我近年所見最難理解的保釋條件, 不如乾脆拒絕保釋喇。

以新冠狀病毒而言, 澳洲病例不多, 直至今天, 新南威爾斯州只有9例。一般而言, 都不應過份緊張。上星期五我如常去Costco購物, 停車場卻如聖誕時的擠擁, 迎面見到買完東西的購物車都是滿滿的, 尤其是一包48卷的廁紙。進入Costco就感到打到來了, 鮮肉櫃所有豬肉不同部位的產品都一件不留, 很多貨架都離奇地空。米架就剩下印度米或者比人更高在貨架上層的日本米。Costco的貨架很大, 並非香港的惠康百佳能比。上層外面那一棟米都被扒光了, 裏面那一棟還是完整的, 此時有位師奶在搶包山一樣, 踩着下面的罐頭試圖攀爬上去奪米, 在正常的情況下我都會伸出援手代勞的, 當時稍為猶豫, 若我那樣做豈不是一起瘋癲, 於是便推車離開了這戰區。也不單是Costco, 其他老外的超市和華人雜貨鋪的米架也空空如也。澳洲85%的食米是出口的, 只有15%本銷, 搞到搶米, 真是開玩笑。我對上一次買米應是起碼一年前, 那包米還剩下大半包, 對上一次煲飯起碼是兩個月前, 所以我沒參與搶米, 我只按正常習慣來買東西。豬牛羊雞鴨等的供應源源不絕, 為何要瘋搶? 相信末日將臨而搶購糧食物資的人叫doomsday preppers, 這裏不單只中國人, 老外也如是。Panic也是無國界高度傳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