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1日星期一

老公非禮

今天又收到一單非禮的求救電郵, 是老婆為老公求助, 這是我第5次收由老婆求救的。第一宗發生在三年前, 審訊一波三折, 搞了一年, 來回電郵過百遍, 花了很多時間, 幸好對方英文程度尚可, 我用英文就快好多。我寫那一篇還給讀者罵幫人打甩非禮案, 那一宗原本個老婆寫來問有關量刑指引, 老公打算認罪。我問下問下發覺, 若果被告講法真確的話, 有抗辯理由, 於是建議他抗辯, 以mistaken belief of consent來抗辯。一波三折因為又part-heard又adjourn又trial de novo, 最後重審。期間個老婆因此為了婚姻而情緒低落, 我連counselling都做埋。大佬, 素未謀面, 現在連名都記不起。講完就刪除紀錄, 我不保留這些東西。那是開blog以來第一單, 上晒心。後來對factual的就講少好多, 甚至唔睬。請了律師就交給律師, 無錢就找當值律師, 到了那階段我就不管了。我多數對窮等人家徬徨無助的多講兩句。今天那位從口供紙看知道是住屋邨的, 所以應承會幫落去, 先作了初部分析。我好想知那些老婆寫給我時究竟心中怎樣想。今晚這位也很合理, 她聽了老公的版本, 她相信他無做過, 但她也覺得人家三唔識七又點會誣告。可能這是我幫她的原因之一。我都好想硏究下這種案審結後對婚姻關係的影響, 但我從來都沒有跟進, 也不會這樣做。有人對這方面有硏究的話請指點下我。

我最近幫幾單店鋪盜竊都僥倖成功, 她們都祝我好人一世平安。坦白講我不是甚麼好人, 我好小器, 如果被人奸計算過, 我會記賬。以前做新仔時幾乎畀個古惑大狀跣到, 從此他要為卑鄙付出代價。每一次見到他我都出難題, 有一次他試圖向我解釋求和, 我不接納, 繼續出難題。這是奸詐小人要付的代價。在庭上吵架是平常事, 下了火便不會記仇, 大家再見面有傾有講。唯一是那些使用陰險鬼計的, 我會小器到底, 所以標少並非一個好人。

11 則留言:

  1. 其實好多人係想搵second opinion,但香港有幾多個有錢請兩個律師?

    另回你普通法大陸法既post,其實這是大陸法同普通法既互不信任。大陸法既人驚法官根普通法咁不停make law。普通法既人又驚大陸法系破壞普通法原則。此問題都在歐盟出現。英國好多時同歐洲大地既大陸法國家有好多法律觀點既問題。

    這文章其實幾有趣,睇完我有少少明點解大陸對法律既解釋同我地唔一樣。當然文章都講明大陸法唔代表立法者可任意解讀成文法吧
    http://scholarship.law.duke.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143&context=djcil


    如果有機會討論下大陸法普通法既分別,我相信對好多香港人了解內地想法有幫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多數是六神無主也未被正式落案就開始問, 有一兩單是second opinion, 那些我不沾手, 不做faceless man.

      謝謝連結, 稍後會閱讀。

      刪除
  2. 我很疑惑 如果未落案 作為疑犯 除踢保還有什麽可以做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踼保也有其他風險。

      刪除
  3. 其實你開blog, 目的係將經驗說出, or幫人? 大概還有一點虛榮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讓我也替你做點可使我有點虛榮感覺的事吧!

      刪除
  4. 「最近幫幾單店鋪盜竊都僥倖成功」,有人成功,當然有人失敗。店東失敗,店員失敗,警察失敗,主控官失敗。最失敗是我,納稅養個澳洲法演。

    回覆刪除
  5. 君子以直報怨, 記仇亦不代表唔係好人

    回覆刪除
  6. 我有興趣知道個古惑大壯點跣標少
    可唔可以分享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事啫。件案審到押後, 明明同意無需傳召DDPC, 不爭論chain of evidence, 到續審時卻否認。當時還未有錄音, 我因此要申請押後。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