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4日星期二

店鋪盜竊侵蝕了浪漫

一週前女生寫給我求助, 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媽媽, 因為媽媽犯了店鋪盜竊, 第三次了, 對上一次八年前, 她怕媽媽要坐監。她告訴我四處找資料, 打電話到律師樓詢問, 有人說好嚴重最高可判10年, 有人說可能會還押茘枝角14天索取感化官背景報告, 又說當值律師年資淺, 不懂得求情, 還押了就很難保釋。唉! 找生意伎倆, 把她嚇得半死。她問我講法是否屬實, 並問我可能的判刑, 及叫我介紹律師。律師我從來都不介紹, 這是第一原則, 以免產生誤會, 以為涉及利益。對於她覆述律師講法, 我聽了哭笑不得。盜竊罪最高可以判10年當然是事實, 如果這律師跟我交談, 我真的要請教下找宗判10年的案例給我開眼界, 判幾年的閒閒地講偷幾百萬, 不是幾百元。而且, 這種店鋪盜竊那會還押索取感化官報告, 一般只會保釋索取, 要還押不如乾脆直接判監。而且, 女犯還押怎會去荔枝角, 茘枝角只有男犯, 女犯一定去大欖。見她是孝順女, 我解釋詳盡, 來回電郵三、四十篇。我叫她省錢, 用當值律師好了。也叫她為媽媽寫封求情信, 我替她修改。她帶媽媽去看精神科, 因為媽媽出現情緒問題, 我說也可幫助, 起碼顯示家人採取實際行動, 試圖找出問題, 作針對性的心理、行為治療。

終於上庭了, 把我氣死了。女生上庭不久就發電郵給我, 說律師不肯收信代呈, 說認罪就不能講精神問題。我說香港時間才是早上九時半, 你還未見律師, 那人只是聯絡主任, 見律師時給律師喇。這聯絡主任懂個屁, 認罪, 承認具偷竊意念, 跟心理行為問題沒有不一致(inconsistent)的地方, 如果那些話對我講我就會叫那人don't teach your grandma how to suck eggs。女生終於見律師了, 律師是上了年紀的阿伯(哈哈, 上一段才說當值律師年資淺, 不懂求情), 執到年老的咪以為筍嘢! 女生這樣描述:

我有認真聽他跟法官說什麼,英文說得不是太流暢,感覺沒有非常很認真預備我們的案件,有求情,但有點覺得他沒求得很認真。然後也不肯收我們求情信,我們見他的時候說我們認罪,然後他說: 認罪就得,係咪唔想入青山,你答一句係定唔係。然後我們答係,不想入青山。然後他說:【甘得啦,咩都唔使比我睇,求情信都係個d好媽媽好主婦姐,我識講ga啦。你地咩都唔好比我睇,無意思。】就是這樣,然後什麼都不讓我們說,我們也沒敢得罪他。

這算是甚麼professionalism? 欺負小市民。對着這種律師我以前罵得心涼。只懂對着小巿民也文也武, 我對這種態度揾食的人素無好感, 也不客氣。在上庭浮一大白有人留言提起朱德來, 條友在庭上兜口兜面炒媽拆蟹罵被告, 難怪他讀書時給女同學兜巴星, 有這種德性又怎能成為有專業操守的律師。話說回頭, 不少求助人告訴我他們遇到的當值律師肯細心聆聽, 極力為他們爭取。對於這女生我有點抱歉, 我叫她省了不必要的律師費, 用當值律師, 殊不知她遇上讀屎片的。我也為自己開脫, 就算她請私人律師, 呈上求情信, 結果也是一樣, 一如我估計, 保釋押後索取感化官報告, 我叫她把求情信交給感化官。可我還有點氣憤。

今早天剛發白, 又收另一電郵, 在大陸獲得學位, 成績優異獲獎學金到港讀書的尖子盜竊200多元的貨物, 看完我已無睡意。這人中英俱佳, 又一宗事發後寢食難安的案件。我真的唔化, 這類案過去兩年都不知見過多少宗, 我還是很感慨, 盡快先作簡短回覆, 安慰一下情緒。我只好奉勸各位, 到超市、百貨公司購物, 未付款不要先把貨物放入自携購物袋, 盡量找購物籃或手推車盛載貨品, 一則以免自己一時糊塗動了貪念, 就算無心之失, 失魂落魄未付款帶走貨物, 放在購物籃裏或車上, 無遮無掩, 可信性也較高。未付款先把貨物放入背囊、手袋、環保袋、購物袋, 忘記付款水洗唔清, 不想經歷煎熬就接納我的建議, 否則追悔莫及。這尖子引用了我以前說過的話: 「人總是到了後悔時才懂珍惜,失去時才醒悟擁有的可貴」, 來表達感受。我回覆說: 「我心靈富足, 不為物累, 沒有財富, 富貴也於我如浮雲。」這些話也是我的親身感受, 我不寫矯飾文章。

我都想吃安樂茶飯, 遊山玩水, 談情說愛, 不用急人所急, 解人困憂。這些事情我做到厭惡了, 就會刪除那些犯了店鋪盜竊怎麼辦之類的文章, 就沒有人找上門。我便可以寄情山水、文學、創作、幻想, 元神遊走於天地間, 何其浪漫!

18 則留言:

  1.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Salute to 標少 :)

    回覆刪除
    回覆
    1. Wow, overstated la. It is small potato getting hot potato.

      刪除
    2. You light up the darkness and show them their way among the heavy fog.
      Not only you make them see the light, you make me feel your heat.
      Please keep moving on...

      刪除
    3. Haha, I can save your energy bill in winter? Just kidding.

      刪除
  2. 不會還押大欖,不過講精神問題,有機會還押小欖喎。(笑) 仲呈唔呈? 換轉如果我係當值律師,你要呈上求情信咪呈囉。

    PHLI

    回覆刪除
    回覆
    1. 起碼先看內容, 是佳話是廢話, 再定奪」

      刪除
  3. 都有遇過一些律師、法官,感覺上很多都是打份工啫。伸張正義?講笑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人尸位素餐, 有人敬業樂業。

      刪除
  4. "到超市、百貨公司購物, 未付款不要先把貨物放入自携購物袋, "

    我實在唔明依家人點諗,前日去超級市場,就係見到個女人將放哂入環保袋,到櫃位比錢時要收銀員係個袋度摷番出黎過機,袋口細自然拎得慢,仲要係個袋入面點每款有幾多件。究竟為咩呢?方便自己唔使將係個籃度搬入個環保袋?!

    回覆刪除
  5. 可吾可以講多D有関感化官既工作?成日覺得D assessment report 吾真實,被告一定為脫罪/減刑而扮到好後悔架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未做過喎。悔意可以是裝扮出來的, 可以是表面的, 但也有人連裝扮也不肯、脫罪就不會有感化官報告。

      刪除
  6. 這樣的水平也可以做律師,不如找我去做還更好。劍

    回覆刪除
  7. 梁國雄代表律師申撤換裁判官被拒
    http://m.i-cable.com/m-site/content_detail.php?id=106869

    呢D議員持住自己高人一等就以為有特權?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郭大狀好夠薑喎, 叫杜浩成咪打斷佢講嘢!

      至於換官與否的標準, 終審法院有案例:

      The test for recusal, as recently applied by the Appeal Committee of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in Falcon Private Bank Ltd v Borry Bernard Edouard Charles Ltd FAMV No 49 of 2013, 13 May 2014, is as follows: whether a fair-minded and informed observer would conclude that there is a real possibility that the tribunal was biased.

      刪除
    2. 做開署任主任裁判官無啦啦去細庭審,我覺得好奇怪囉。

      刪除
  8. 身為該庭的主任裁判官 - 即「大佬」,自己處理反一、二件勁麻煩的案件,先有大佬本色,正如羅德泉主任裁判官親自處理曾健超案。

    SL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