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昨日之怒

《昨日之怒》是張系國其中一本小說, 讀書時看的, 經過這麼多年, 已把內容忘得一乾二淨。本篇不是讀書扎記, 昨日真的憤怒, 連晚上炒菜也炒燶了。餘怒未息, 以博文為誌, 談弄權的法官。基於私隱, 暫隱其名, 不想影響有案在身的被告。

今天跟司法界的朋友聊了幾句, 告誡做官要高清。高清? 跟4K resolution的電視一樣? 看官切勿訕笑。高清者, 高傲清廉也。高傲不等如跋扈, 高傲就不會隨波逐流, 不會看上級眉睫, 狐媚上司, 以盼推挽, 尤其是暫委的女官。現在那些人廉恥的標準異於傳統, 甚麼事都幹得出來的。我氣憤的當然不是為這些, 這些事情與我何干, 誰擠眉弄眼, 風情萬種, 見怪不怪。我起火是因為有些大人恃着權位對被告刁難。我的「客仔」都是壞人有限, 真的壞也不找我, 找到我我都置之不理。我這些「客仔」, 初犯居多, 我判斷可獲撤銷控罪簽保守行為的, 幾乎最終全部都獲批, 準確程度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我說機會微的沒有一個成功。我也會告訴這些「客仔」誰會第一堂就獲批, 誰要多上一次, 可謂百分之一百的準確。唯獨有一個喜歡弄權的大人, 會把正路的事另辟蹊徑, 百般刁難, 時常做出玩弄被告的事。我的「客仔」多數只申請押後尋求律政司考慮撤銷控罪, 如果律政司不肯, 這些人只會認罪, 根本不會佔用法庭寶貴的審訊時間, 這大人也要諸多留難, 有時夾硬不准押後, 逼使被告不認罪, 又加大保釋金額, 增加保釋條件。被告根本不是要死撐, 只是想爭取一個沒有案底的自新機會。他們都不爭論自己確實犯了法, 只是利用現存制度容許的方法去爭取。如果是「老同」要避官, 要拖延審訊, 多次申請押後, 法官對他們嚴苛, 甚至有心玩弄, 我都可以理解, 如果對着這些初犯店舖盜竊的被告也用同樣手段來對付, 就太豈有此理。

這種官缺乏「人」性, 沒有作為人的寬恕心, 把每一個被告都看成十惡不赦的大賊。濫用司法制度賦予的權力, 只會打擊司法公信力, 市民還會尊重法官嗎? 人家不用罵你, 你自己就是狗官。做父母官有父母官的風範, 明察秋毫, 公正不阿。官聲是賺回來的, 罵名是自討的。

63 則留言:

  1. Billsiu 為「客仔」既遭遇而不忿,感到你對佢地既真心關懷。真係要比個like你!
    話時話,好多職業都有職業病,法官待任何犯人都如重犯般,能否歸類為職業病既一種呢? haha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職業病, 是精神病, 罔顧法律精神的病。

      刪除
  2. Sadly horrible deputy magistrates do exist. The worst one I had seen was Kowloon City Deputy Magistrate Chan Ka Sing (九龍城法院暫委裁判官陳家昇). Thank God he has been fired. This is just one of the many disgraceful things he did: -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11124/00407_026.html

    九龍城法院暫委裁判官陳家昇兩年前審理一宗警方反黑案時,出言「兇」一名對法庭不敬的被告人,陳官指自己做大狀時曾代表「龍頭阿哥」和「阿公」打官司,以警告被告不要囂張。此事成為案中被告上訴得直的其中一個理由,高院於半年前撤銷其中三人的定罪,案中另兩人用相同理據上訴,陳家昇這次先向高院「認衰」,高院昨再撤銷該兩人的定罪。

    => He simply did not know how to be a judicial officer.

    回覆刪除
    回覆
    1. Sounds like a settlement talk. I remember the case. Judicial temperament takes time to germinate but takes no time to terminate.

      刪除
  3. And Barrister Chan Ka Sing simply does not have the temperament to be on the bench. He was horrible.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suppose he learned his lesson and if given another chance he would not be doing the same.

      刪除
    2. I happen to have seen Barrister Chan Ka Sing "in action" after those two appeals. He got worse, not better. Barrister Chan Ka Sing needs to see a psychiatrist or psychologist - his brain is incapable of controlling his mouth.

      刪除
    3. https://m.youtube.com/watch?v=EMjRjqhhZlg

      Terry

      刪除
    4. Why do we need to talk about him. Different people have different style.

      刪除
    5. The horrible style of Barrister Chan Ka Sing gave rise to a case of apparent bias - and thus a wasted trial. He wasted all the money, time, human resources and effort put together by the police in their fight against crime. He brought the judiciary into disrepute. I don't know about you but I think he is simply crazy and should be stopped from doing more harm to our society. He is a disgrace.

      刪除
  4. 唉,入去裁判署做老爺的人,大多數都係响出面乞食,為了份梗糧而入去做既嗟。。。(十皮野一個月,相比起出面打場官司都十萬八萬黎講真係賤價)
    亦因為咁,所以質素參差。。。
    有D平時响出面被歧視的霉大狀,一有機會用權就自然用到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多數」這量詞我有爭議, 入去做裁判官因素複雜, 也不是每個人都合適。有些人一直在公務員系統工作, 轉入司法機構是年資及褔利的考慮。當然我不爭論有劣質的人不知用甚麼手段混了進去。

      刪除
    2. 响出面乞食,為了份梗糧而入去做既嗟

      標少不是做檢控啊?

      刪除
  5.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what's happening. It is a matter of gossip, but as platform for professionals to warn themselves how to properly perform their duty.

    VL

    回覆刪除
    回覆
    1. Sorry, NOT a matter of gossip

      刪除
    2. I cannot divulge what exactly happened otherwise people can easily identify which case I referred to. It will be to the detriment of the defendant in that case. It is of course not a platform for gossip.

      刪除
  6. power corrupts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Ter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True. That is why we need check and balance.

      刪除
  7. 每個人都會因個人際遇/思想規限而固執於某種事情,標少不是寫過一些X义义的文章,異曲同工。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時我寫評論是希望別人反思, 在過程中也自我反思。我也不輕易罵人, 罵人也有清晰理據, 也不會把風聞的拿出來當事實評論。我也是很執着的一個人。

      刪除
  8. 請問標少以前是prosecutor 嗎?Ter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Terry,

      對不起, 我不談個人背景。

      刪除
    2. 不要緊。我多問了,抱歉。Terry

      刪除
    3. 網上看到了。腳毛都掉在東區。Terry

      刪除
  9. 標少不是説過案件日程管理是其中一項考核嗎? 刁難被告是否逼使控方加快考慮的一種方法?

    PHLI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說過這是其中一項考核, 但本案不會增加排期審案的時間, 只是在第一庭的押後。無疑是增加了第一庭的工作量, 可是, 有些人少講一些廢話, 工作量也會減少。本案刁難被告控方也不會加快考慮, 因為是尋求用其他方法處理的案件, 要由DoJ考慮, 最快14天。

      刪除
  10. Do you know the case about Dr. Hootan Roozrokh is accused of prescribing excessive drugs to a patient. 外科醫生被指控加速病患死亡以獲得器官

    25歲的Navarro 瀕臨死亡,醫生聯絡他母親希望通過捐獻來取得腎臟和肝臟維持其他人的生命, 由於Navarro 一直在接近死亡並未真正死亡的狀態,醫生先取消他的呼吸機。 根據刑事申訴,Roozrokh博士下令注射過多劑量的嗎啡和阿蒂凡焦慮藥,這兩者都是用來安慰臨終病人。 在最令人震驚的指控,Roozrokh博士還注射了Betadine,一種殺滅細菌消毒劑 該投訴說,Betadine是“一種有害物質,如果攝入可能會導致死亡。

    Navarro在8小時後死亡,死因裁判官認為這是自然死亡。 然而,最後,因為他的死亡不是直接,他的器官已經惡化太多,不能用於移植。

    檢察官向Roozrokh博士指控了虐待成人的重罪,混入有害物質(Betadine)和處方沒有醫療目的的受控物質(嗎啡和Ativan)。

    最後指控不成立。

    瓦羅女士說她對她兒子的生命結束的方式仍然很生氣。

    He didn’t deserve to be like that, to go that way,”
    He died without dignity and sympathy and without respect.”

    回覆刪除
    回覆
    1. Sorry, I don't know the case. What do you want to talk about?

      刪除
    2. 為一個瀕死病患注射致死(有害)藥物加速病患死亡以獲得器官

      到底有沒有法律/條例可以檢控成功?

      刪除
    3. 撇開是否獲得器官, 注射本身可以是謀殺/誤殺。

      刪除
    4. Roozrokh testified in his own defense, saying he did not try to hasten Navarro’s death but did order painkillers to ensure the patient would not suffer when being withdrawn from life support.

      Navarro’s mother authorized harvesting of his organs but because he was not brain dead, it was determined that the transplant procedure to be used would be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 known as DCD, which requires withdrawal of life support leading to death prior to recovery of organs.

      As it turned out, Navarro’s organs could not be harvested because he did not die within an hour after being removed from life support. He died eight hours later.

      個仔當時係死硬.身體有醫生有親友,無痛苦咁去,又何來"died without dignity and sympathy and without respect"?感覺只係做阿媽既接受唔到,是但搵個人出氣.

      刪除
    5. 死硬? Maybe........... pls see case: Shane Becker http://www.cbc.ca/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family-thankful-for-son-s-survival-1.589391

      and 走進警署舉報Roozrokh是當時在場協助手術目睹一切的護士Jennifer, 做阿媽知道後來好嬲...........

      刪除
  1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5/19801488
    標少點睇呢單?單靠環境證供真的告不入任何罪名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不夠,檢控性交, 要有penetration, 警方檢獲的紙巾不能證明penetration, then the unlawful sexual intercourse charge cannot stand.

      刪除
    2. 染有被告精液及智障女體液的紙巾可否infer有性接觸,繼而因無精神行為能力給予consent來告非禮?

      刪除
    3. 標少, 有沒有想到些甚麼?可以制裁/防止淫狼再度逞兇?

      康橋之家其實仲未攞到殘疾人士院舍牌照,只係以「殘疾人士院舍豁免證明書」經營。換言之,其實康橋之家根本未符合於2011年生效、2013年實施既《殘疾人士院舍條例》。

      葵涌禾塘嘴街復康院舍「康橋之家」該院舍營運近20年,但2002年及2014年,當時的院舍負責人張健華兩度涉及非禮案被捕

      2014年,「康橋之家」院長張健華涉嫌在辦公室內非禮只有8歲智商、屬精神無行為能力的21歲女子X,而控方更指出院內還有兩名潛在受害者。雖然控方掌握了院友提供的涉案片段,而警方亦在院長辦公室內撿獲6張染有張氏精液和X的DNA的紙巾,但由於X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及其智力限制而無法出庭作供,最終律政司撤銷起訴。張氏無罪釋放,繼續開開心心當院長。

      2004年,張氏以院長及董事身分,於02年9月至04年3月期間涉嫌非禮兩名智商不及五十的嚴重弱智女院友,包括摸胸和以手指插下體,完事後請受害人食蛋撻和牛肉乾;及後職員發覺有異,報警求助。裁判官認為兩名女事主供詞前後矛盾,又沒有其他證物作證,因此判被告無罪兼取回訟費。

      2001年涉嫌因為負責人疏忽而導致一名院友在院內受傷及死亡

      2016年,一名患有自閉症的14 歲少年,於康橋之家墮樓重傷身亡。少年父親向傳媒透露,兒子在墮樓前曾向他提及想搬離院舍。

      刪除
  12. 根據資料,張健華另曾涉於2002年非禮兩名智障院友,事後以可樂、蛋撻及牛肉乾等食物安撫,同樣在區院受審,最終因受害人口供前後矛盾而脫罪。

    2004年的非禮案中,一位涉嫌被張氏非禮的嚴重智障女院友在庭上被辯方盤問。

    //首受害人回應辯方盤問時表示喜歡唱歌、跳舞、扮靚等,而辯方經常問她:「妳咁靚,點解唔識下男仔呀?」受害人回應「衰鬼……」辯方隨即問「介紹個男仔俾妳要嗎?」、「妳怕羞呀?……笑得咁甜。」等,逗得張女笑逐顏開。//

    判官李瀚良說,從女事主庭上的作供表現可見智障人士容易受人引導,說出「表面合理但內裏矛盾」的情節,口供前後矛盾,認為其作供可靠性存疑。因此,基於「寧縱毋枉」的原則,被告被判無罪。

    對於兩名嚴重弱智的女性,要她們作供時條理分明,清晰連貫,絕對係有啲搞笑。如果佢地做到,應該唔使住院舍。10年前的判決放生了張氏,10年後同類的案、同樣的受害者繼續出現,物證有,片有,作供有,但竟然因為事主受創傷太重而無能出庭被盤問,以致張氏再次被釋放,仲向法庭追數。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時會感到憤怒和無奈, infer到性接觸但infer唔到penetration, 所以非法性交不能成立。在制度上可以做是吊銷社工註冊, 香港多方面落後,在澳洲做義工都要police vetting, 又有性罪行名冊, 起碼可以避免再三得逞的人受聘。

      刪除
    2. 呢D人渣肯定做過第三次,第四次。。。不過班宿友唔知而已。。。
      標少,性罪行名冊都要正式起訴成功才可以把佢個名加人去,佢兩次都無事,点寫?

      刪除
    3. 現實是這樣, 不是每一個犯了法的人都可以繩之於法。那些聘用他的人怎可置若罔聞, 有時真的無天理。

      刪除
    4. 佢張健華係老板之一, 做埋院長, 聘用他的人就是張健華 eeeer...... 同張健宗差一個字

      刪除
    5. 局長係 張'建'宗
      不過都希望張建宗如果留意到呢單野都可以做d野...法律制裁唔到佢,局長就游刃有餘
      一search佢個名,見勞福局做咨詢成日都有佢份

      刪除
    6. 這種背景理應封殺。

      刪除
    7. 哈哈: 局長係 張'建'宗 謝更正


      素來政治冷感, 一看關於政治的就slip-----所以無留意

      刪除
  13.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 (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 指《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所指的精神紊亂的人或弱智人士,而其精神紊亂或弱智(視屬何情況而定)的性質或程度令他沒有能力獨立生活或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免受他人嚴重利用,或將會令他在到達應獨立生活或保護自己免受他人嚴重利用的年齡時沒有能力如此行事; (由1997年第81號第59條增補)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是指弱智或精神紊亂的人士,因其精神紊亂或弱智而沒有能力獨立生活、或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免受他人嚴重剝削。

    可以告佢違反殘疾條例嚴重剝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弱智或精神紊亂的人士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又可唔可以控以「猥褻侵犯」?
      Cap.200 s.122 (4) 列明: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女子在法律上是不能給予同意,使某項作為不構成本條所指的侵犯的,但任何人只會在知道或有理由懷疑她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情況下,方可因她無能力同意而被視為犯猥褻侵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罪行。

      刪除
    2. 最終的考慮會是受害人不能作供禠奪了被告盤問的機會。

      刪除
    3. 盤問是79C條下必須的,再者,盤問也是被吿的基本人權。我(暫時)也看不到撤控的決定究竟有甚麼錯誤。

      要控吿猥褻侵犯就視乎拍攝的錄像是甚麼。Btw, section 125 and section 122 of the Crimes Ordinance are not alternatives, are they......?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106360&currpage=T

      PHLI

      刪除
    4. Dear PHLI, thanks for your reply.

      No, they are not alternatives.
      But my question is that why doesn't the DoJ prosecute the defendant with the charge set out in section 122, but in turn invoking section 125 which is technically much more harder to be substantiated. And the body check report of the victim unveils that the victim is still a virgin, making the prosecution side no more than capable to let its argument stands.

      In this regard, why doesn't the DoJ on the first day consider to prosecute the defendant with recourse to section 122 since the prima facie evidence is considered stronger?

      刪除
    5. If my knowledge in anatomy is correct, remaining as a virgin after penetration is possible. Please check for me.

      What evidence are we considering? Let's not forget the complainant said sexual intercourse (or penetration) definitely. So, what's the point of charging section 122 then?

      PHLI

      刪除
    6. Dear PHLI,
      Sorry that I do not have such information, and yet, it seems logically possible for a woman remaining a virgin after penetration as long as the act is not that "deep".

      刪除
  14. https://goo.gl/forms/maTNobSsIbJGBuTD3

    這是香港版的《無聲吶喊》,當中有多少人仍然在受害?這又是否反映現時政策的盲點?作為向院舍發出豁免證明書的社會福利署,應否重新檢討《殘疾人士院舍條例》?而更重要的,是這一位屢屢涉嫌性侵智障舍友的院長,他的註冊社工資格又應否繼續維持?

    法庭未能定他的罪,正如法官於判詞所言「撤控是社會不幸」,但我們深信這世上仍然是有公義的,我會去信「社會工作者註冊局」,促請局方跟進這位張健華先生的註冊社工資格,推動局方開展紀律聆訊;同時另外會去信社會福利署,表達對這間私營復康院舍所發生的情況之關注。

    你願意出一分力嗎?明天(17/10)中午12:00前,你可以到以下網址留下聯署,一同促請「社會工作者註冊局」跟進:

    或許不容易、或許沒結果、或許不能立竿見影,但我們要改變這氣候,用行動讓弱勢的吶喊聽得見。

    回覆刪除
  15. “昨日真的憤怒, 連晚上炒菜也炒燶了。”

    標少 ”慶過火屎“ 也。

    風化案,見過一單 USI,女童說被告人將條 JJ 擺o左落她o個度(一聽,覺得有 penetration 吧),辯方問o個度即是邊度,女童回答說是 ”屙尿o個度“。

    結果甩了。 判官說 ”屙尿o個度並非陰道“。

    回覆刪除
  16. 除了等天收這種人,我想不到還有什麽方法可以令自己好過一點。

    標兄心裏仍有一團火,蛋散心裏也有一團火,只是閣下有大團火,我有中小團火;但無論如何,大家要緊緊守護心裏那團火。

    回覆刪除
  17. 我明白,有時見到庭内發生的荒唐事我也久久無法釋懷。

    回覆刪除
  18. 正是。

    也可以說是仍有赤子之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算看化、看得開, 也不要滅了心中的一團火。

      刪除
  19. 廉署前日出動逾百人展開大規模行動,拘捕12名男女,當中包括3名警務人員,他們分別是港島總區刑事總部警司吳偉漢、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O記」)高級督察陳嘉健和港島總區反黑組探員鍾文浩,當中有人涉嫌收受黑幫賄款及獲安排免費嫖妓,作為協助申請酒牌、查閱警方機密資料、包庇及通風報訊的報酬。其餘9名被捕者包括吳偉漢妻子及灣仔兩家夜總會的經營者和職員。-----黑幫消除警隊方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