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疲累

昨晚看完《野草莓》,老伴從朋友借來《黃金時代》,我問她是甚麽片,她説蕭紅的生平。我當然動容,久違了的奇女子。我不知片長,看完竟然差不多零晨1時,片長兩小時45分。一天看4小時電影,對我來講是極少有的。看完《黃金時代》,身心疲累。疲累有兩三個原因,最近又睡得差,四、五點就乍醒,良久未能再寐。先讀蕭紅抑或是蕭軍已記不起了,都是30多年前的事。看一個沒有理由不看另一個,雙蕭畢竟有段泣鬼神之戀。蕭紅和張愛玲都住在淪陷的香港,前者一段一段感情挫折,31歲盛齡,死於肺結核,他鄉玉殞,後者卻寫下傾城之戀。

蕭紅寫《商市街》用了另一筆名——悄吟,我從書架找到兩人幾本書,戲中一幕的場景和對白,直接了當用了《商市街》的描述。書中男主角「郎華」就是「三郎」蕭軍,兩人沒有名份,也非私奔,決定一起生活,窮途潦倒,反而情比金堅。雙蕭才華有別,各領風騷,不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那種,竇唯只是蕭紅的美麗版。她悲劇的一生怱速而過,卻是精彩萬分。率性的蕭紅,不能選擇怎麽生怎麽死,但她決定怎樣愛怎樣活,「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黃金時代」。我不管戲名的點題是來自這豪邁的情操,抑或東渡日本時的孤單:「自由和舒適,平靜和安閑,經濟一點也不壓迫,這真是黃金時代,是在籠子過的」。我也不管這片獲得甚麽的評價,我喜歡看這類自己讀過的作家的生平描繪。我看得沉重疲累。

銅鑼灣書店5人失蹤事件,看到那些評論,我身心疲累。鍾樹根在城市論壇被主持人問到是否相信李波被公安帶回內地盤查,他表現出一貫的智慧來回答:鍾樹根直言「法輪功仲多啦」(明報即時新聞)。甚麽選民會選這種人?只有共產黨及智力欠佳的人才會。共產黨喜歡無腦又親共的議員,蠢的選民喜歡選比他們更蠢的人,起碼有點優越感。

今天我做了40個蛋撻,包了140隻雲吞,身心疲累。年紀大了,力不從心。我的校友老友,都指責我是他們最近增磅的元兇。趁還有精力,為人民服務嘛。吓!《為人民服務》?禁書嚟喎,勤務兵為師長夫人提供性服務,但作者閻連科無被失蹤喎,點解?道理好簡單,閻連科只是詆毁毛澤東為人民服務的方式,是否詆毁,reasonably arguable. 銅鑼灣書店出版揭露國家領導人秘辛的書,prima facie泄露國家機密,罪不可逭。不是嗎,罵共產黨、提倡港獨的人不准入境,揭露領導人秘辛的人不肯入境也強邀你入境,我越想越疲累。

今天做的三款蛋撻,給自己留下一盒,疲累時可以吃,傍在身,失蹤時也可吃。

三式蛋撻:薑汁、黑芝蔴及咖啡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