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2015年標少札記回顧

又一年,又長一歲,時間溜走於頃刻之間,渾然不覺。

2015年寫了248篇,要寫回顧,舉箸提筆,並非朱自清在《背影》所講那種膀子疼痛,而是茫茫然,心情跌宕,無從下箸。這一年發生很多大大小小的事,事無大小,我都發表過一些謬論,不懂的事情,我就不敢沾手,沒有發聲的勇氣,也曾經認真考慮過封筆。

2015年的點擊有380,000人次,2011年開blog以來共寫了1220篇,留言有8800多條,而第1,000,000次點擊在9月6日出現。一百萬不是小數目,數目反映了讀者的支持,也看到不少留言的鞭策。我跟讀者之間的交鋒,讀者和讀者之間的論爭都減少了,雖然香港社會氣氛還是火焰滔滔,在我這裏卻爆不出火花。可能我立埸鮮明,很多人都不屑一顧,使我耳根清靜。不過,我只刪除一個人的留言,所以也不算是一言堂。

過去一年我多寫了老伴郊遊和浮生記趣的文章,年歲與日俱增,趁還算健康,毛病不多時,多寫下生活的點滴。老早告别風華正茂之年,生命旅途上,秋意酣,人添壽,活動能力只會消減,人消瘦。

2015年開始時,在佔領運動氣氛的籠罩下,不少文章都以此貫穿著全年的生活話題,由塗鴉少女寫到7警上庭及朱經緯案的發展,佔中落幕,後續也連綿。佔領還未到蓋棺定論的時候,我之前批評過策略上的錯誤,影響會多深遠並非我這種人能判斷,還是留待搞政治的人去寫。不少人説我偏幫警察,我只能講我對他們確實充滿體諒同情。到了歲末,我也寫文反映我對朱經緯案及拘捕跟蹤吳克儉的記者的手法不滿。如果說我一向對警察傾側,連我都不滿了,是否説明警方高層對改善警民關係還未開竅,任憑怎樣努力搞facebook公關修補警民關係,一件使人詬病的事,便把努力付諸流水,消弭於無形。

陳碧橋審以胸襲警案掀起的波瀾比陳振聰、許仕仁案哄動得多,我相信他是歷來被罵狗官罵得最多的人,《狗官》又成為熱門的題材。有題材就不愁寂寞,沒有題材的人就捏造事實,一時之間瘋傳這樣瘋傳那樣,把個人意願和憑空想像説成事實。甚麽陳碧橋是政協,甚麽以胸襲警要換官判刑,最慘是報導助長瘋傳的電子媒體還去訪問一些大律師對換官的看法,他們還講到似曾曾,真的一樣。為甚麽不撇撇脫脫,直接了當說我不懂,或者開個玩笑,像有眼疾的人去看眼科醫生,醫生說我專醫左眼,你右眼的疾病要找右眼專科。專業人士尚且如此,那就難怪小市民無知了。記得小學時有一課教「以訛傳訛」的成語故事,有個人不慎吞了一條鵝毛,越傳越瘋,最後傳出的版本是他吞了一隻鵝。現今是電子通訊太發達的錯,訊息傳播得快,沒有給人時間去思考,人的腦袋跟不上步伐,只要啱聽,就照單全收,人也瘋得快。Whatsapp群組提供了加速瘋癲的效應。

我比較少評論澳洲的社會狀況,因為興趣不大,所以關注少,我寫了幾篇九男女峇里運毒案,竟然有人以死囚名義設置奬學金,是慈悲抑或偽善,我一時也搞不清。Epping滅門案一波三折,第三度審訊,歷時9個月,都要以懸峙陪審團收埸,明年再擇日重審。澳洲可以講的很多,但我有能力講的很少,況且澳洲爭吵的事很少,吵得上幾句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可能澳洲政客才真正懂得政治,所以在幕前爭吵幾句,交足戲碼,就落幕卸裝。香港人卻不懂得忘記,不懂得抹走不快樂的過去。

我對2016年沒有憧憬,也沒有期望,佔領歿了,那些失落的心未有所依的人,總會找別的運動去填補。火葯充足,火星處處,滅之不盡。2016年是佔領的結賬年,還未在法庭虛耗青春的人,如果這年不用結賬,這賬以後就會撇除了。如果我有權調兵遣將,我會把那面目可憎的、製造新聞的專員幹掉,也讓那每月看30本書的局長告老還鄉去看他的閒書。閒書,不是鹹書,囫圇吞棗,汗牛充棟,看了也不長智,就等同白看。又寫了一大堆廢話,在一年終結最後一夜,還你清靜,擱筆迎歲。

新年快樂!

16 則留言:

  1. 祝 標少新年快樂。
    PHLI

    回覆刪除
    回覆
    1. PH老弟,大案小案,大小通吃,事業順利。

      刪除
  2. Thanks for a well worth reading blog and wishing you a happy & healthy 2016 !

    回覆刪除
  3. 局長早就應去寫旅遊攻略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希望他大方一點,告訴我他其中一個月的書單。

      刪除
  4. 標少:
    祝你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每次閱讀你的文章,都能學到野帶走,希望你能繼續寫落去,繼續笑傲江湖!繼續隔岸觀虎鬥!

    Ga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鐘意走入格鬥場,打埋一份。事實上留言啓發我的看法,也擴闊視野。

      刪除
    2. 標少,
      新年快樂,
      在此獲益良多。
      感謝!
      BILL HK

      刪除
  5. Hi Bill, this is almost 2 weeks into 2016 and I thought you were going to write something like "2016 preview" or so?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hn, you need a fortune-teller not me.

      刪除
  6. No No, its your blog your anticipation and your preview. Nothing to do with fortune, fortunately or unfortunately. This is in the hands of god.

    回覆刪除
  7. That sounds too serious? Anyway, you can predicate some gloominess to cheer us up?

    回覆刪除
  8. Hi Bill, are you all well? am expecting to see something from you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