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

改革的陣痛?

中大學生會候任會長:不可否認改革要有陣痛 (14:13)

中大學生會候任會長周竪峰表示,現在社會所說的「勇武」,在外國只是「家常便飯」,被問到「人命」是否在抗爭原則之內,他說不會想傷及無辜,但「改革要有陣痛是無可否認」。

周竪峰今早在港台節目引用魯迅的演講說,「屋子太暗想開一個窗時,就被認為是激進,但如果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願意開窗」,他認為激進是相對,前年「佔領阻路」已經被人稱為激進,但到現在開始掟磚,人們就不覺得「佔領」是問題。

他說,社會現在所講的「勇武」,在外國只是「家常便飯」,不論香港人是否接受到掟磚,但在世界來看只是好平常。

新一屆學生會走本土路線,周稱只要方法有效,又得到同學背書,任何抗爭手段都可以考慮。被問到「人命」是否在原則之內,他回應指若絕大多數同學支持,事件一定有其正當性,雖然不會想見到傷及無辜的情況,但「改革要有陣痛是不可以否認」。周竪峰又強調,讓香港人自決是他們最大目標。

港大新任學生會會長孫曉嵐亦在同一節目表示,他們都是走本土路線,但不會以學生會名義衝擊,及主動攻擊人,「最勇武嗰隻一定無可能」,他們不會一刀切「劃死」用什麼手法,會考慮最有效的方法抗爭。
(22/2/2016明報即時新聞)

看到這些新聞, 我都有陣痛, 頭一陣陣的痛。三番四次聽到這些學生哥大談「勇武」在外國是家常便飯, 在世界來看掟磚很平常。這種看法有甚麼依據? 是書本上講、電影上看到、抑或實際體驗? 他們可知像朱經緯揮動警棍驅散示威者, 隨時拔出配槍保護自己而射擊, 在世界上也很平常。如果要接受世界標準, 就不要斷章取義去挑自己憧憬的, 幻想的及只看到片面的來看, 然後大言不慚覺得自己很有知識, 很有世界觀, 騙那些比自己更無知的人。像朱經緯案, 在不少西方民主國家, 可能只作口頭勸籲, 而不會作刑事調查。示威者給打了一兩棍也未必會去投訴, 投訴也不受理。我不是講不必要使用武力正確, 朱經緯案我寫過多篇評論, 不想再重複。在示威中被警察打了一兩棍的人, 依世界標準, 是很平常的事。別找魯迅出來做依據, 同樣在斷章取義, 說到好像魯迅也主張勇武, 別忘了魯迅的《吶喊自序》, 他棄醫從文, 而不是從武。真的要引用魯迅, 我就會引用這句「…但我敢斷言, 反改革者對於改革者的毒害, 向來就並未放鬆過, 手段的厲害也已經無以復加了。只有改革者卻還在睡夢里, 總是吃虧,  因而中國也總是沒有改革, 自此以後, 是應該改換些態度和方法的。」(《論“費厄潑賴”應該緩行》)我都讀過幾篇魯迅, 隨便可引幾句來斷章取義。

連搞慣社會運動的長毛, 都對這些暴力行為大不以為然, 把革命這口號也視作幌子。只有愚昧的人以為把抗爭提升至勇武級, 就是致勝的方法。掟磚掟玻璃樽之後, 還可以提升到掟燃燒彈? 之後呢? 當你不會禍及無辜, 很準確地命中「黑警」, 燒死幾個警察, 暴徒可全身而退, 爭取到甚麼? 這些人只覺得爭取一定會成功, 心理上沒有承受失敗的準備, 所以佔中失敗就覺得用勇武手段才是出路, 有沒有想過勇武也注定失敗, 之後還可以提升至甚麼級別? 也別怪人揶揄地說, 為何不去天安門勇武, 那才是問題所在。在香港搞就像在家打自己老豆老母, 拳拳到肉, 勇不可擋, 離開屋企就吠不出聲。喺屋企就沒有底綫, 行出屋企就沒有聲線。你看那個「寧為玉碎, 不作瓦全」的人, 我以為他一早就自殺了。警察破門入屋, 他沒有將自己斬成一碌碌放入攪拌機攪成肉碎, 又沒有一躍而下, 最終咪成片瓦全咁上咗孖葉。我不是想他死, 只不過想那些受煽動的人想清楚自己的注碼, 不要一味高大空講些沒有實質効用的廢話。爭取議會的話語權是需要實幹的, 建制派也不是一味蛇餅宴去爭取選票。爭取選票就要爭取人心, 否則就要靠你的對手受選民唾棄, 鍾樹根的敗選就是例子。在做勢大會爭取到一些掌聲未必真的有支持, 去擲磚然後寸嘴就可以入議會? 發夢喇! 只憑這兩種條件就可當選, 香港有3幾百萬人都合資格。有不少人看厭了舊的戲會找齣新的來看, 當發覺新一齣也很不濟就會把它扔掉。和理非非無成效就以為改為勇武就一定有效, 只是無知的誤會。

我不是搞政治的, 可能你覺得我不主張勇武就是投降主義, 可是勇武也不見得會勝利。早幾天和一位高級司法人員電郵聊了幾句, 人家就是勤奮工作, 於心無愧, 不為爭取升級做功夫。實事實幹, 等待機會也可以是持久抗爭的方法。一味衝動去掟磚放火, 到頭來入冊幾年, 放出來還是一條好漢嗎? 恐怕只會更一無所有, 連67暴動放炸彈的阿伯都開記者會來讉責旺角暴動, 雖然滑稽, 也有一點啓示。別把自己由憤青變廢青繼而變廢柴, 這是最笨的做法。你看曾德成, 在校內派傳單而坐監, 之後港大還錄取他, 也沒因為抗爭去放炸彈。別以為策劃放炸彈的楊光死前還頒了大紫荊勳章會風光, 就算會, 也只有一個楊光。掟磚或其他形式的勇武, 到頭來身陷囹圄, 個人一無所有, 在社會上受人唾棄, 出冊之後去做走鬼熟食小販, 黑社會又要收陀地, 你以磚抗暴嗎? 這種心智, 改革不成, 長期疼痛, 到了2047, 有機會開記招訴說當年愚昧嗎? 67那班人, 早幾年還希望向歷屆特首要求洗脫污名而不得要領, 出版了《火樹飛花》也只不過在後悔當初所做的蠢事, 誰會同情!

16 則留言:

  1. Hi Bill, why not let these thugs make my day? I love watching police and criminal movies, for free, and I really don't want to go back to Netflix.

    Kind regards

    回覆刪除
  2. 祝 標少 萬事如意!新年進步!
    我覺得今次事件,大家可當是以前的新界圍頭飛到尖沙咀插旗。有特發事,搶眼球,但沒考慮後續。如此蠢人,標少,不值得花太多時間討論。
    建制借此奪得過半數,已成定局。香港人來了批豬一般的隊友,無奈!但我對香港未灰心!
    標少,請多為香港的未來思考,今後如何用正確法律概念,應對未來那些建制人對立法的過份效忠,才是標少對香港好的工作重點。
    Bill hk

    回覆刪除
    回覆
    1. Bill HK

      身體健康! 我見識有限, 香港的未來屬於年青的一代, 正如和我通電郵的高級法官講, 江山代有人才出。後浪在推前浪, 出人才抑或蠢才, 只好由後浪之後的浪去判斷。你今天講甚麼也沒用, 他們太巴埋, 甚麼都懂, 只是不懂細心聆聽。我覺得該評的事就會寫一篇。

      刪除
  3. 歷史教訓 & 世界視野
    不在這一縱一橫下功夫,民主到手了還會打回原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說的也是, 不少人的世界觀來自他們同聲同氣的網絡世界, 霧霾中的視野。

      刪除
  4. 一日都系該些“白鼻哥”累事,以為對學生仁慈,打扎搶都判服務令,實質害死的分數高,智商低的“大”學生,有朝一日邊個無好彩收唔到科,搞出個大頭佛果陣,個官無論幾黃都保佢唔住,到時悔之晚已,飲恨終身。不過忠言逆耳,那些頭腦發熱,勇字當頭的“高級無知份子”都系聽唔入耳,我等住睇佢地悲劇收場。pc

    回覆刪除
    回覆
    1. pc

      不要氣憤, 佔中失敗都有人覺得勝利, 悲劇也可以當喜劇, 總有自圓其說的方法。最大的問題是一些人以為只要爭取一定會成功, 沒有先作失敗的打算, 所以落差大。正如追求心儀的人, 以為充滿真誠, 鍥而不捨就一定會成功, 苦苦纏擾也不得要領就不懂處理自己的情緒。

      刪除
  5. 好多香港人生活得好舒適, 點解要去承受陣痛泥改革

    改革要有陣痛
    陣痛有幾長?
    陣痛完既改革有幾美好?

    無答案既叫人點去支持你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他們連想改革什麼都不知道......

      刪除
    2. 幾時喺街邊都篤到魚蛋?

      刪除
  6.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27CLE86OS653709&id=801020
    郭文緯的言論構成藐視法庭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反而擔心,為何近年法庭有這麼多的判決會令巿民嘩然
      我不懷疑法官的公正,但法官在庭上的評語,卻會被當事人或傳媒歪曲,挑起雙方市民的對立

      刪除
    2. 我會評論郭文緯的言論。

      刪除
  7. 祝標少龍馬精神,猴年大吉!
    曾德成好像未被港大錄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能我記錯取錄的日子, 他具港大比較文學學位。

      刪除
    2. 謝謝指正。坊間書籍給我的印象是他因入獄而沒繼續學業。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