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我要加刑

我一直都欣賞石永泰以事論事的態度, 他不單止敢言, 也說得率直, 他罵戴耀廷罵得痛快, 不像那些具備政黨背景的資深大律師, 為了政治立場而扭曲法律的客觀看法, 以迎合自己的捧場客。像石永泰那樣, 敢於鞭撻在社會宣揚歪理的人, 才值得敬重。我看了明報報導他的講法(【覆核改判囚】石永泰指「求仁得仁」非政治檢控 批戴耀廷要負很大責任 以及 【覆核改判囚】石永泰:判辭「情緒化」但有理據 若不認同應上訴 ), 看得十分爽皮。看法律評論, 要小心評論者的政治背景, 否則吸納了扭曲的觀點也不察覺。

另外, 我先申報利益, 我對楊副庭長素無好感, 在這裏不是講為甚麼對他無好感, 而是評論他被揭發在2015年出席律師陳曼琪創立的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活動。有人搬了《法官行為指引》出來, 暗示他參與政黨活動, 違反《法官行為指引》第76條, 批評的人似乎刻意遺漏了該指引的第94條, 該條講司法機構人員與法律專業界人員有社交接觸, 是存在已久的傳統, 楊官當時出席的是中小型律師會的聖誕酒會, 而不是共產黨的黨慶。如果有人要為此造文章, 就由他去罷。

一般被檢控的人, 最容易提出的抗辯就是「差佬砌我生豬肉」, 雙學三子這件案, 三子不能說被砌生豬肉, 因為他們基本上不爭論案情, 法官基於他們承認的案情事實判他們有罪, 他們只能指責那是出自政治動機的檢控, 否則還有甚麼可以講? 去上訴又半途放棄, 律政司上訴成功, 他們就唯有諉過於法官collude with 建制派, 出席酒會就是證據。一次又一次, 當案情事實難以爭辯(譬如有傳媒的影片), 那些人就一個又一個自動成為政治犯了。如果坐多十隻八隻可以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嘩! 肯定爭住舉手: 法官閣下, 我申請加刑, 你成全我喇。

112 則留言:

  1. 3日前我已經在FB寫

    班X樣信法治 要和平大愛 現在求仁得仁

    回覆刪除
    回覆
    1. 點解無拉你? 因為你不犯法。點解你唔犯法? 因為你參與社會鬥爭時無佢哋咁蠢。In a way you believe in the rule of law that is why you comply with the law.

      刪除
    2. 馬鹿兄會寫blog或搞個公開FB page嗎?我最有興趣您軍旅生涯趣聞。

      刪除
    3. 下?有人依家又想玩二次佔中去叫政府放人?
      原來泛民發起爛渣上黎,可以連法律呢兩個字都可以唔要。。。
      "以武制暴"睇黎已經深深地種了入他們的心目中。。。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49265-20170820.htm?spTabChangeable=0

      刪除
    4. 阿大: 馬鹿是因為自己和自己這方現在屬於弱勢 從而畏懼和謹慎好吧 絕不是尊重法律 相信法治

      C: 我的FB昨天剛剛有人拿來比美 共產黨宣言 .......我是.....

      刪除
    5. 說穿左,就係有人想學台灣太陽花咁搞事。奪得政權之後佢地咪想點都得!
      好學唔學學民進黨一套,大佬你要民主你既事,我唔想學台灣咁大停電呀

      刪除
    6. 不是 太陽花太膚淺了 香港要獨立要建國 必需經過鮮血和死亡的洗禮.

      刪除
    7. 馬兄,你為各大烈士準備左乜嘢武器?近期邊款咀吧炮可以射到去北京?

      刪除
    8. 支持馬生做先鋒以壯其志,走去流血做示範先。。。
      否則,原來有人又只係一個叫人衝,自己鬆的無膽匪類。。。

      刪除
    9. 馬鹿兄,是港獨宣言嗎?可否給大家您公開的Facebook page連結?

      刪除
    10. 人地肥仔恩要個個星期試導彈才敢話要射到關島,馬兄日日用口+鍵盤試導彈都可以射到上太空,厲害厲害。。。

      刪除
    11. 马鹿大哥如果你言行一致攪真革命
      小弟願跟隨
      香港6千解放軍只是小事
      但南部戰区有海、陸、空三军如何處理
      北京城內又有38军常驻而主力是99A主战坦克
      听說以前七大军区或现在五大战区也不能拿下北京。因为习生已计算好五大战区造反,那我们该怎樣部署。

      刪除
    12. 補充:还有北京二炮兵掌管核武

      刪除
    13. 大家咪再玩馬兄啦,樓上D問題咁難答,搞到佢潛水既話大家冇左好多歡樂

      刪除
    14. 对对对哈哈哈!!!

      刪除
    15. 死馬鹿成日吹到咁大
      唔知真係比你嚇死

      刪除
    16. 明年支那出事 就是香港建國獨立的良機. 也不需這裡的港豬幫手, 也看死你絕對不會願意為支那而死的.

      但肯定的是 獨立革命很快會來臨.

      刪除
    17. 马老板
      唔好吹到砰砰声喎!已經mark低咗今日日子
      睇你到時又吹啲乜東東出来
      你唔好第一个投共呀 唔係嬲死你架!

      刪除
    18. 解放軍: 这支威武之师:抗美援朝,死伤百万,顺便割掉白头峰;中印边界战争,全线割出9万平方公里;中苏边境冲突,让出了半个黑瞎子岛 ¼ 新疆;中越边境战争,法卡山一半没了, 老山不見了;唯独1989那一年面对国内的学生市民,冲锋枪、坦克,所向披靡,真TM威武之师!

      解糞菌也就對着支那豬撒野, 對著日軍美軍就像癩皮狗一樣 解散菌陽痿膽怯 不敢碰印度軍的支那慫貨 姐糞菌 吃屎吃地溝油 沒膽去打台灣 劫瘋菌 吸毒霧霾 打毒針 喝三鹿奶


      357: 馬鹿恨不得現在支那就出事吶 香港好乘機革命獨立建國.....

      刪除
    19. 9:49馬鹿,

      處於弱勢就行弱勢的抗爭法, 起碼保存實力, 這3子加13太保卻以弱勢之力強勢之心來舉事, 以致身陷囹圄, 做了他們自以為是的蠢事。我一直指出, 蠢事勇事一向只是年青人做, 聰明的事就只有像戴教授及汝等之輩做, 為了掩飾這種現象, 你們就把予頭指向律政司及法庭, 轉移了視綫, 我上一篇不就是把現象指出來嗎?

      至於明年今日, 抑或在六四之後十年, 共產黨會倒台之類的預言或過期未兌現的預言, 風水佬呃咗好多年, 唔爭在畀你呃多次。

      刪除
    20. 老大: 戴妖也沒什麽好的, 如今也是面對港共刑事檢控,罪成也是多數要面對監禁,也甭想上訴了. *偷笑*

      repost 段我的FB

      -----

      諸位香港的Patriots: 請記住, 抗爭不是釋出善意, 不是和理非非; 抗爭是死亡, 是不懼自己死亡, 更是要令對方死亡的暴烈行為. 要令對方屈服, 要令對方畏懼你.

      -----

      結果是被個泛民和理非肥婆 罵是類共產黨宣言 + 法西斯 blah blah blah *竊笑*

      抗爭是決戰 是生和死的較量 哪裡能如佔中3子般自我設限 以港人的思維來揣摩支那共產黨?

      恐怖分子畏懼的就是武力就是死亡, 如美軍般殺掉牠全家, 全族滅亡; 旁邊第二個恐怖分子見到會不害怕嘛? 試問哪條恐怖組織的狗畜, 誰會為捍衛可笑可鄙視的"法治"犧牲掉全家的?

      刪除
  2. https://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959037&csid=261_341

    "發起佔領行動的港大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廷批評,石永泰未有指出制度暴力的問題,又指當年包括石永泰在內的成年人,都未有走上街頭,而要令年輕人上前抗爭,責任應該由無走上街頭的人負上。"

    好野,連石永泰都被屈投共,睇黎大律師公會會被呢班人口頭上"淋紅油"了。。。
    戴生咁講法,不禁要問佢家人点解唔去參加佔中做前線,只識得推其他後生仔去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佔領時期我應該已經罵大律師公會是舔共之類的了

      刪除
    2. 責任應該由無走上街頭的人負上........

      食飯時剛睇到呢句,幾乎噴晒成口飯出來。石的批評,好似bill少話頭"敢言、率直",令戴教授只好使出的"神回應",神經個神.

      八叔公字

      刪除
    3. 似曾相識~
      戴生係咪想講:“__ __人,我不值得為你奮鬥,我不值得為你獻身!”

      刪除
    4. 戴生呢鋪講法,姐係不滿石生無身先士卒去犯法,年輕人先要去犯法,所以要坐監既應該係石生.

      講真,條友係唔係青山出黎嫁?

      刪除
  3. 拎張相然後扣楊官帽子,呢個好似連泛民既吳謁儀,佢都有講係毫無理據。

    不過好多支持者,只係選擇性睇啲唔睇啲。

    路過的網民

    回覆刪除
  4. 所以有說港人不知利害因由,兩大律師會該早就站出來給公眾說法,現在亡羊補牢。遲啲可能普通法要補out,呢斑有識之士先會醒,不過為時已晚。

    回覆刪除
  5. 14年洗濕咗個頭,戴耀廷依家只可以繼續做/扮民主鬥士,作為學者佢已經冇晒矜持。
    不過我好好奇戴教授對公眾妨擾仲有咩獨到見解。

    Gato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咪成日將"正字打鴨"掛啊咀邊囉。。。

      刪除
  6.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9B%9E%E7%9F%B3%E6%B0%B8%E6%B3%B0-%E6%B1%82%E4%BB%81%E5%BE%97%E4%BB%81-%E8%AB%96-%E5%B0%8E%E6%BC%94%E9%99%B3%E5%98%89%E4%B8%8A-%E5%85%AC%E6%B0%91%E6%9C%89%E8%B2%AC%E4%BB%BB%E4%BB%A4%E5%8F%8D%E5%B0%8D%E6%94%BF%E5%BA%9C%E8%80%85-%E4%B8%8D%E8%A2%AB%E5%8A%A0%E5%80%8D%E5%A5%89%E9%82%84/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接受《有線電視》專訪時認為,三人因公民抗命被判刑是「預咗要還」、「求仁得仁」,而上訴庭的判辭雖有少許情緒化,但仍是一份正常的判辭。近日頻頻評論此事的香港電影導演及編劇陳嘉上,今日再在自己的facebook貼文,回應石永泰的講法,指即使「出得嚟行,預咗要還」,公民也有責任令管理司法的人不以政治為標準,讓支持政府的人可以出嚟「行」唔駛還,而另一邊就加倍奉還。又表明對一些愛國賊因此肚滿腸肥深感不滿。

    陳嘉上今午在fb的發言:

    看到石永泰一句「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我有點想法。那要看“行“是什麼?若“行“是參予反對政府政策的政治活動那很恐怖,我希望他不是指此。但若“行”的意思是犯法行為,那他一定程度是對的。犯法的人對自己行為必須承擔,不應有任何借口。但我們公民有責任令管理司法的人不以政治為標準,讓支持政府的人可以出嚟“行”唔駛還,而另一邊就加倍奉還。這樣的司法维持不了公信,社會的不滿也正在於此。有朋友説佩服我出來說話的勇氣,我其實慚愧得很。我當年眼看佔中的理念將香港人過去和理非非去爭取民主改革的路走向非法,只是弱弱地提了一下反對,被一些年輕人臭駡了便不再聲張,這是我的懦弱。令一群有理想的年輕人用錯誤的手段得到教訓,作為前輩我缺了承擔。眼看一些愛國賊因此肚滿腸肥我更深感不滿。在和平合法的手段下改變社會,是我的信念,但我沒有堅持去推動。如今社會撕裂,沒有討論,只有對罵,我能做到的太少了。只有慚愧。

    陳嘉上昨日亦在自己的facebook發出多個帖文,指「不要再問社會為何撕裂,因為這是政府主動製造的。有良心的人都無法為你們塗脂抹粉,太醜陋」。

    What sort of confession is this???

    回覆刪除
    回覆
    1. A mixed and confused feeling.

      刪除
    2. 支持政府出來行的人犯了法咪一様依法處罰,陳大導選擇睇唔到啫,佔中時掟豬什嗰幾位—早還咗喇

      刪除
  7. 公義必須彰顯於人前。即使再淺白也好,公眾不懂看判詞是既定事實,這也是為何現在有判詞擇要的出現。法律文書應該集中處理法律爭議,多出的說話引起了公眾猜疑,那究竟是誰的錯?替法庭辯護是法律界的責任,石永泰也盡了自己的責任。是否「歪風」見仁見智,警察打人又不見你說是「歪風」?要發表這種意見,應去演講,而不是製造機會讓人家衝著你而來。作為法庭使用雙語的推手、曾批評黃汝榮用辭不恰,自己卻引來千夫所指,也連石永泰也要說你過份情緒化。即使我希望能為法庭的判決作出辯護,也難免要對這種語調作出批評。

    看看彭官的判辭:
    「對某個議題感受越深,越希望把自己的主張表達得透切,越希望事情能取得進展,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樣寫不就好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文字的運用有其深遠意思,說明了甚麼,忽略了什麼,都是信息。

      刪除
    2. 如果楊副庭長刪掉「歪風」這兩個字, 對加刑詬病的人就會收貨? 對這兩字的批評, 以判辭整體而言, 是否太不相稱?

      刪除
    3. 真係千夫所指?

      刪除
    4. 有趣的是:為何不見另外兩位法官受到同類的批評?公眾觀感不能用尺來量度,當然我不是要說法庭要變得民粹,但說無謂的話令人誤以為法官並非按照法律來判案則教人無可奈何。

      刪除
    5. 若然真係一篇判詞, 寫「歪風」x3, 才比較有趣。
      閣下的marking scheme, 很tailor-made.

      刪除
    6. 鬧三個法官, 你完勝; 鬧一個法官, 道理在你處(如9:09);
      You win by definition.

      刪除
    7. [如果楊副庭長刪掉「歪風」這兩個字, 對加刑詬病的人就會收貨? 對這兩字的批評, 以判辭整體而言, 是否太不相稱?]

      楊副庭長可能說多了這[兩個字] , 但就整體而言, 他判錯了嗎?

      刪除
    8. 我個人感覺在很久之前評論雙學三子案的覆核時已表達了, 我是不主張上訴覆核刑期的。覆核了, 我覺得重手, 但不能講判錯, 上訴庭有上訴庭的功能, 我不同意也尊重。

      刪除
    9. For the record, 我無鬧三個法官。

      One was very nice to me. Most judicial officers are highly respectable.

      刪除
  8. 挑! 石永泰條X樣. 以連篇假話來護航的用意也不過妄圖 維護支那港共司法界在國際的形象啫!…… 想繼續呃錢揾食啫嘛!!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承擔的人, 當然要挑責任上肩膊, 你叫護航也好或甚麼舐誰人身體甚麼部位也好, 馬鹿, 你也在挑這擔子, 也讓別人挑你。

      刪除
  9. Metropolitan Properties Co. v Lannon [1968]
    Lord Denning
    "Justice must be rooted in confidence and confidence is destroyed when right-minded people go away thinking: 'The judge was biased.'"

    回覆刪除
  10. "Left-minded" people are also included. Haha...

    回覆刪除
  11. 今天(20/08/2017)有個大遊行 , 照NOW.TV的說法, 人數不少. 我奇怪的是: 在大部份人都支持(至少在這裡)上訴庭判決的時候 , 竟然還有這麼多人去撐, 並且在這極短的時間...我們是否應該思考一下[為什麼] ?
    [佔中] , [十月圍城] , 很多人不滿 , 但結果還是送了很多[ 有為青年] 入立會, 為什麼 ?
    [口是心非]?
    香港怎的一下子變成這樣 ? 主流是反對, 但得出來的結果呢.....
    究竟香港人想怎樣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得果兩三萬人,比佔中前下下五六萬人集會相差好遠。。。

      刪除
    2. 我不是這樣看。不只是人數的問題, 我不知參與遊行者的參與基礎, 可能要寫一篇來質疑。

      刪除
    3. 標少:[不只是人數的問題, 我不知參與遊行者的參與基礎, 可能要寫一篇來質疑。]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 , 攪出這樣的遊行 , 這是我想知道原因和值得大家去思考的問題.

      刪除
    4. 加上當年雷動計劃下,果班後生本土派既被灌票,結果舊果班(何秀蘭,李卓人,范國威,黃毓民等)被炸死換來後生果班勝出。。。
      如今經過了DQ,判刑之後,本土自決派勢力萎縮架啦。。。

      刪除
    5. Dogdogchi : [D有為青年大部份都係拎3-5萬票, 佔唔到分區既1/6票, 你以為真係"大部份人"支持]

      朋友 , 不要忘記 , 他/她們都[合法] , [ 有理] 地入了立法會, 大家又可曾研究出原因? 理性的尋求真求真相 , 勇敢的指出病因, 或許是某些人應該做的.

      刪除
    6. 我已應Dogdogchi要求刪掉他那留言, 他說是看錯了。

      刪除
    7. 沒有執著於那些數字的意, 但大家要明白 , 人家雖然只有幾萬票, 但也算是[民意]送他們進立會了, 可"大部份"反對他們的人呢, 卻沒能利用他們手上的票去阻止人家進入議事堂.
      同樣 , 請也不要爭拗20 號那天有多少人上街, 一萬二萬五萬十萬也好, 總之人家能在一兩日間攪了這麼多人出去, 但你那"大部份"不支持他們的, 你也能在一兩日內攪出這樣的"盛況"嗎?

      標少說不知[參與遊行者的參與基礎], 對, 憑藉甚麼那"一小部份人" 參與遊行呢? 我也很想知道...當然我更想知道"另外的那一大部份人" 能否也一樣做出這樣的"場面"

      刪除
    8. 泛民加本土基本盤有幾萬人遊行有幾奇?
      肯上街人士大多屬於反政府idealist 十分正常;
      相信法治多過黨同伐異的人不會接受政治動員;
      至於親建制realist,除非阿爺加鞭要發動群衆運動,正常心態就係等政府處理 ---- 當他們都要被逼上街時相信政局已經非常動蕩,並以右翼民兵/團練形式出現。

      至於立法會選舉,既然知道比例代表制,如何阻止人家進入議事堂?等於問CDU如何阻止Alternative for Germany進入國會。應該關注的是(1)投票率上升至大概58%; (2)建制-反對派總票數比例由 4.5:5.5 回復至 4:6;但看來這個警號嚇不倒中聯辦鷹派。

      刪除
    9. 美國人選出了特期普, 不正是反影了同樣現象嗎?
      社會上智力平庸的人數, 肯定遠超過聰明人
      普選必須是大部份國民已有相當教育水平, 並己晉身中產, 才適合玩的遊戲
      美國卻因金融海嘯令大量中產向下流, 人口收入分佈失衡了

      刪除
  12. 點解?
    普世現象:社會富庶之後,新一代被寵壞,唔用腦。
    http://silverylines.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17.html?m=1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 , 朋友 .
      [他把這發展歸納為從民主政治 (democracy),到愚民政治 (idiocracy),到暴民政治 (mobocracy)的趨向,過程中,「集體低智商」持續下滑。罪魁禍首自然是愚弄選民的政客,但他更指出:「媒體在犯罪。」最大的受害者是年輕人:「停止思考 = 現在的人 = 年輕人。」

      刪除
    2. 還有另一情況是, 網絡發達, 個人發表機會大增, 年輕人發表看法的平台極多, 炮製出年青政治明星。

      刪除
    3. 網絡發達係一個原因
      FB 既功能係更大既原因
      佢"因為方便用戶", 會俾用戶"你可能有興趣"既文章連結俾用戶
      結果就係做成一個全部都係"支持民主""支持自己"聲音既既小宇宙

      而單單發表唔好玩
      寫BLOG 唔係個個有標少咁多FANS, 都唔會過癮
      FB 呃LIKE 就好玩得多
      門檻又低, 留句"D7689"就幾百LIKE
      好難唔沉醉其中

      刪除
    4. 似乎很多人忽略了先前大前研一的說話 :
      [他把這發展歸納為從民主政治 (democracy),到愚民政治 (idiocracy),到暴民政治 (mobocracy)的趨向,過程中,「集體低智商」持續下滑。罪魁禍首自然是愚弄選民的政客,但他更指出:「媒體在犯罪。」最大的受害者是年輕人:「停止思考 = 現在的人 = 年輕人。」
      http://silverylines.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17.html?m=1

      刪除
    5. Dogdogchi , 12:25兄,
      有讀大前研一之書, 只覺他只是說出現象但分析不出原因. 現在世界之亂象,起火之時都是在上一代人在主政期間,他們只是用地毯蓋者火種. 現在把責任全推在年輕人身上是不公道. 你們怪年輕人拿起地毯,引入氧氣,引起閃燃.卻不怪把未熄煙頭放入地毯底的人,是不公道.
      BILL HK

      刪除
    6. //現在世界之亂象,起火之時都是在上一代人在主政期間,他們只是用地毯蓋者火種. 現在把責任全推在年輕人身上是不公道. //

      世界從來都係有遊戲規則
      識得玩就出人頭地, 唔識玩就做LOSER
      上一代人接受佐呢個規律, LOSER 認命地做LOSER, 即係你所講既:他們只是用地毯蓋者火種

      到呢一代人, LOSER 就唔認同, 幻想投身政治
      可以改變遊戲規則, 就可以返身做贏家

      可惜, 系文明世界上, 或者遊戲規則已經相當公平
      我就睇唔到班LOSER 系任何遊戲規則下可以成為贏家既可能
      - 有得上台既應該係LOSER 中既叻人, 都係狗屁不通, 更唔駛想像幫人抬轎果班廢成點

      刪除
    7. 又歸因係社會的錯?要追究原因有好多喎,例如外來勢力的影響力(NED, NGO)刻意製造年青的政治偶像如雙學三子來吸引追隨者,網媒加大眾媒體唱衰政府加放大渲染,有政黨背景的老師灌輸單向的政治意識和鼓勵參與政治運動等等

      刪除
    8. Dogdogchi 兄,
      如你所說有理,標少便不會開BLOG。現在是人人都關心香港,手法是有問題,但他們會學習的。總有日到他們持家呀。
      BILL HK

      刪除
  13. WALLY 等3位, 都是向以極端暴力的恐怖組織 (支那共產黨)的entity 宣誓效忠的, 現在滿口法律, 程序, 公義, 也不嫌喜感, 也不感到ironic嘛?

    真以為以駐港解放軍為主心骨的港共PUPPET專制政權能千秋萬世延續下去嘛? 諸位嘛, 奉勸不必跟車太貼了. CHANGE / REVOLUTION就在眼前!

    上面還有幾位死蠢白癡的對著我吹噓解放軍的武力? 好像解放軍是為牠們服務似的, 充滿奴隸主思維的支那賤奴! 真是可笑. 君不見如今解放軍眼巴巴地看著印軍肢解着支那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你做乜唔第一個去打老解?你又話受過美軍訓練,快点做Rambo啦。。。
      否則,你只是無膽匪類。。。
      等你做第一個被老解响香港打死的人。。。

      刪除
    2. 等你安排我和軍委主席習近平決鬥喔.

      解放軍不敢碰印軍 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上次印軍雞姦了解放軍 還奪走(暴力)9萬平方公里

      但個軍委主席不敢面對個退役美軍上尉 這就太丟臉咯

      我等著你短信喔 別給中國人 別給解放軍丟臉喔.

      刪除
  14. 問馬鹿有無辦法推翻中共政權!
    佢只得三招:粗口!九吹!九等!
    完勝!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习近平在任,绝对無此可能
      习的权力已超越歷任党主席
      他将七大军区從组至现今五大战区
      权力集中至中央军委即他本人
      他连自己創建五大战区也不信任
      留守最强陸军及火箭兵種常驻京城
      以防兵变。
      其实香港年青人该多留意国內发生什么
      中共精于內斗,利用军隊对付异己
      暂时看不到香港有什么能力推倒中共。

      刪除
    2. 最強陸軍(38及39軍)一直都在京師,二砲火箭兵只有指揮部在京師景山,ICBM一直都在山西,河南及東北

      刪除
    3. 在印軍面前, 平常慣常屠殺平民的解放軍比癩皮狗還乖巧.

      刪除
  15. ////判辭一開波就先插戴耀庭, 看這『兩段』////

    ////如果楊副庭長刪掉“歪風”這『兩個字』,對加刑詬病的人就會收貨? 對這兩字的批評, 以判辭整體而言, 是否太不相稱?////

    人使用文字去表達心中所想、或完成心中所想做的事。

    判決初日,標少看完判決書,提到判決書中有『兩段』係插戴教授。呢個應該係標少嘅個人讀後㥻,並非在其他人的威迫利誘下寫出來。

    事實上.......呢點唔係剩係標少睇到,社會上有好多其他人都睇到,所以對呢件事有啲反應。

    到左今日,標少又提到『如果楊副庭長刪掉“歪風”這「兩個字」,對加刑詬病的人就會收貨? 』

    標少似乎話俾我地聽,判決書內有問題只是『兩隻字』,而並非插戴教授嗰『兩段』。對嗎?若是的話,那即是説在判決書內用『兩段』來插戴教授仍然是一個正確的做法?

    其實判刑並不是藝術、因為一切都在指引及在框架中。

    怎樣運用文字去寫判決書才是藝術,文字的運用有其深遠意思,說明了甚麼,忽略了什麼,都是信息。

    回覆刪除
  16. 不如寫一篇或討論一下, 戴行為是不是歪風, 屬個人歪風還是歪風一員。

    回覆刪除
  17. 覆核之後,不及幾日,已出現如下事態,美國在香港推動的顏色活動,可能已死灰復狀燃。

    (一)尿停哥急不及待,不顧自身靠法律呃飯食嘅身份,披甲上陣,直踩上訴庭,為了背後的反中機器,只求達到反中反港目的,不擇手段。

    (二)背後機器已明確指示,當事人及集团成員,對違法行為,不可言錯。一方面引發社會對法庭日後判決動亂份子(e.g.佔中三子),做成壓力。亦為即要推動的社會違法活動,建立基礎。

    (三)昨天上街的大佬和小頭目之多,與大小黨羽之盛,絕非草創。從預備好的囚服,橫額等等,組織和团結表現,只消幾天便能集結起動,與近年泛民ㄧ盤散沙的現象,截然不同。

    (四)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能這樣成功動員去挑戰中港,甚至香港司法,若無金錢基礎,不能成行。

    (五)又換個角度嚟講,新政府由 DQ議員,ㄧ地兩檢以至覆核上訴,亞爺要香港撥亂反正的言論和動作,亦對反對派的生存空間構成極大威脅。

    對外國勢力嚟講,中國一帶一路等發展,尤其係大灣區經濟急速,香港總還要扮演著多面角色。要爭取當中的利益,香港的反對派又樂於串連,甚至推動顏色活動,本少利大。

    回覆刪除
  18. 3:40 兄,
    請諒不敢直呼兄台名字。你說的錢,如果是真,計盡每人最多區區一千幾百,那些游行人士根本不會放在眼內。他們只是表達意見,我和游行人士意見不同,但絕不敢說他們收錢。可能你不在香港,不了解普遍香港人是有錢的。
    BILL HK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住香港, 先不表達有冇及收錢制唔制, 卻對討論方法有少少意見。
      //那些游行人士根本不會放在眼內。他們只是表達意見..//
      根本大家指向的人士屬不同群組吧? 收錢指向是招兵買馬廣大人口(某渠道接觸到)市場;
      與兄台「已設定了自發遊行人士, 又收錢」不同概念。

      刪除
    2. 4:28兄
      論事 , 當以當日參加的大眾思維才是游行的主體. 否則,如只以其中之一,兩人作標的 , 便是偏頗.對事件討論無益.
      BILL HK

      刪除
    3. 仍然不離討論方法的問題, 換個方法去看...
      法痴3:40兄去到極端, 自發遊行人數是0, 收錢遊行人數全部, 那「參加的大眾思維」是演戲;
      BILL兄去到極端, 自發遊行人數全部, 收錢遊行人數是0, 那「參加的大眾思維」是有意見。
      「參加的大眾思維」是甚麼, 兩個極端是自說自話。
      「當以當日參加的大眾思維才是游行的主體」論事, 沒其他理點的話, 唔WORK.

      刪除
    4. 標兄:多謝回應。抱歉令人誤解我在指責上街人士收錢行事。我所說的"金錢基礎",是指所談及的 "可能發展出的第二波顏色運動",個人亦從來都認為,有外國勢力與香港反對派串連這回事。

      本人土生土長,從未移民他國。標兄所說"香港人有餞"這個觀點,雖使我有點自卑,但亦未敢否定。不過香港人縱有錢,亦不會改變政治黨团無財不行這個事實。

      國際間那有真正圓融? 多少年來,西方人批評中國透過黑金和間鍱,竊取別國機密。近月又鬧出俄國影响美國選舉之說!

      那難道除了中國和俄國之外,其他國家,尤其美國,就沒有干擾別國的意圖嗎?

      記得標兄曾呼小弟 "法癡"。這是妙筆,小弟樂於以此自稱。

      刪除
    5. 法痴3:40兄, 我都沿用了Bill兄的"誤會", 因為閣下文中(三)+(四), 錢直接間接花在遊行人士身上是合理推論。
      BTW, 6:39最尾一行修正為:
      「當以當日參加的大眾思維才是游行的主體」論事, 若沒其他論點支持或思維抽樣的話, 唔WORK.

      刪除
    6. 法癡君:

      "可能發展出的第二波顏色運動",我絕對認同老美有此意圖,而藉13太保兼3子入獄,團結一盤散沙的反對派,亦是合情合理的技巧。

      但問題是現在除了藍絲會勇於搶奪話語權外,因為今次牽涉到法律問題,很多中間派甚至淺黃都不認同深黃的主張--法律界一直是中共久攻不下的陣地,偏黃立場的不少,但今次出來反駁戴妖的不在少數,這批人斷估不是陳嘉上所指的愛國賊吧?

      這樣只會導致社會撕裂再撕裂--除了藍黃撕裂外,黃絲裡面亦會出現"法律專業角度"與"感性角度"的撕裂,最後仍信者會信得更深,從而做出更激的行為,但社會基礎卻更弱。這反而是不利"第二波顏色運動"的條件。

      這樣只有香港是輸家,但沒有贏家,包括老美。老美搞的顏色運動,需要所在地社會的廣泛同情,而不是部份基本教義派的激進行動。

      至於中國大陸,當然不是贏家,但卻輸不到那裡去--由佔領行動開始,至後來的驅蝗、旺暴,大陸人輕則感到不解,重則對香港社運反感,現在還認為香港的內亂會傳染大陸,就實在太不理解大陸民情了。

      刪除
    7. //這樣只會導致社會撕裂再撕裂--除了藍黃撕裂外,黃絲裡面亦會出現"法律專業角度"與"感性角度"的撕裂,最後仍信者會信得更深,從而做出更激的行為,但社會基礎卻更弱。這反而是不利"第二波顏色運動"的條件。//

      其實黃絲撕裂並唔係始在今朝
      黃郁人當年舉起佐地踎扮民主派一支旗出泥- 可算係本土派既開山始祖
      一直都係同傳統民主派, 我稱之為美金扮民主派楚河漢界, 劃得清界線

      香港淪陷期間分得仲清楚
      佔鐘既係美金扮民主派, 主張和理非, 講形象既, 代表人物係雙學
      佔旺既係地踎扮民主派, 主張"以武制暴", 龍蛇混集, 奇人百出, 代表人物有六角匙, 中出羊子

      並無話再撕裂

      而中國大陸, 你認為佢唔係贏家啦
      佢同國民講: 民主? 睇下香港呢D 低級民主, 搞到社會發展停滯不前, 我地唔好學佢
      國民: 係喎, 我地都係專心拼經濟, 民主呢D高檔玩意唔O岩我地玩
      我覺得已經贏晒

      刪除
  19. //請諒不敢直呼兄台名字。你說的錢,如果是真,計盡每人最多區區一千幾百,那些游行人士根本不會放在眼內。他們只是表達意見,我和游行人士意見不同//

    扮民主派要錢唔係直接用泥請演員
    D 錢係用系製作同宣傳部份

    回覆刪除
    回覆
    1. Dogdogchi 兄,
      如果做宣傳是有作用, 今天香港就不會報業消沉,網上傳媒叫人救濟,電視台牌照都沒人要. 香港絕大部分人是看你花錢做宣傳, 但我自己會如何想和如何做是自己選.
      BILL HK

      刪除
    2. 玩政治要花錢做宣傳,不應在媒體賣廣告,這樣太hard sell
      扮民主派金主(you know who it is)是花錢來收買一些在社會上有崇高地位的人,做民主代言人,又稱為意見領袖,或KOL (Key opinion leader), 理想人選例如宗教領袖,退休高官,學街界翹楚,藉他們的口將顏色革命的種子在自己控制的媒體上散播(哎呀,太露骨了)

      刪除
  20. (轉貼)
    港大網民指戴耀廷無料到 偽學者 舉錯例

    有港大網民在自已FB發表文章, 大批非法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無料到,甚至指他不夠資格,應該再一修讀番一個法律學位。  

    該網民的文章放在網上引起很大迴響。 他的全文如下:

    唉,戴耀廷副教授。 我真的建議你回去再修一個法律學位吧。 首先,我要提醒你,法律學者,甚至一個正直的人,都不應該斷章取義。 而且,你要引用英國終審法院的法官的話,就更不能歪曲人家, 只是局部引用人家的言詞達到自己的政治和個人利益。 其他的黃色律師可能放過你,但我就不會,因為你有點讓我們的母校港大及倫大蒙羞,況且你是錯到離譜。

    你說的案子應該是2006年的 R vs Jones吧? 沒錯,那個你尊敬的Leonard Hoffmann 英國終審法官的確是講了下面的話:

    "civil disobedience on conscientious grounds has a long and honourable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People who break the law to affirm their belief in the injustice of a law or government action are sometimes vindicated by history..."

    意思是說公民抗命在英國的確是有悠久的歷史,而且有時公民抗命在後世不但沒有被唾棄,甚至被後世平反,他舉了女權運動的時候犯法的人作例子。

    但是,你要記得,這不是案子的判詞,而只是對自己的判決一個下面真正判詞的引子而已。 在英國法律裡面,一個引子不能成為權威的。 如果你不清楚,可以去問一下你以前的老師的。

    Hoffmann大法官跟著下來的話才是真正的判詞理據,你卻沒有引用:
    But there are conventions which are generally accepted by the law-breakers on one side and the law-enforcers on the other. The protesters behave with a sense of proportion and do not cause excessive damage or inconvenience. And they vouch the sincerity of their beliefs by accepting the penalties imposed by the law. The police and prosecutors, on the other hand, behave with restraint and the magistrates impose sentences which take the conscientious motives of the protesters into account. The conditional discharges ordered by the magistrates in the cases which came before them exemplifies their sensitivity to these conventions.

    英文有點長,可能對英文不很好的人(你到底是不是我不知道)理解方面有點困難吧。 讓我來釋一下吧。 大意是,在英國的「公民抗命」,一般形成了習慣,抗議者,何執法者會很克制,抗命者也會接受法律的制裁,而且法院會因此對他們的行為做出無罪釋放的判決。

    這個才是判詞一部份,也就是你聽過的「審判理據」Ratio。

    這個ratio 要注意的有兩點:

    1) 非暴力的,純粹和平的抗命行為可以饒恕
    2) 警察/執法人員和平,你暴力的話就不能饒恕了-Hoffmann 沒有只說,但是你問他,他的答案是肯定的。

    我們要看的,是黃之鋒三人在東北案事件發生的時候抗議者有沒有暴力,以及暴力是否由執法人員引起。

    再引申開去,就是暴力開始,你還去鼓勵,還是想辦法制止。如果你不但不想辦法遏止,還洋洋得意,或者更進一步挑釁,相信Hoffmann是會極力反對和嚴厲判刑。 況且在英國的刑事法,你在暴力發生的時候不及時退出,你自己也會犯上謀殺或者是其他的嚴重罪行的。

    你不相信我所說的? 那我提醒一下你2006的R vs Jones 案件的判決吧。

    該案的律師抗辯很複雜,甚至引用國際法來根據,不知道你有沒有看懂。 總的來說,Hoffmann 認為你不能認為事情是正義,就可以不顧現行的法律和體制,做出暴力的行為,因此他, 和其他的英國終審法官都判了阻止空軍裝貨的人上訴無效,維持原判。

    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歡迎你聯絡我。

    Bye.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戴教授早知你有此一著: "同學們,不公義的法例本身已是一種制度暴力,所以你們需要以武制暴"
      示威者使用武力便合情合理,不必合法

      刪除
  21. 睇見戴耀庭個死款就想打seven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咪煽惑他人動武喇。

      刪除
    2. 馬鹿見他就想說 好傻好天真

      刪除
  22. 重温一下 2014 新聞,可以見到『佔中』前面有『和平』呢兩隻字。而泛民亦做咗一啲演習,教導參加者如何讓警方拘捕。

    戴教授究竟有邊一個時段、情景係鼓勵大家使用『暴力』佔中呢?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331/18674524

    回覆刪除
    回覆
    1. 睇黎呢個世界真系有人相信二戰爆發,系因為波蘭襲擊德國邊境電台。

      刪除
    2. 自從有人發明了"以武制暴"這個政治jargon

      刪除
  23. 法院具阻嚇力的刑罰,果然收效. 君不見昨天遊行集會的情況,全程和平進行。警察見遊行人數實在多,便按專業判斷,封閉更多行車線供遊行者使用。途中沒有人大叫命令警察開路,集會完畢便和平散去,沒有人玩野衝擊警察防線。次次係咁,咪唔駛上法庭,麻煩法官!

    路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解放軍在印軍面前 比狗還乖 前幾天剛剛遭印軍痛打了一頓

      刪除
    2. 聽講話掟石仔。

      刪除
    3. 年青一輩就是不認同此類有秩序遊行示威方式,永遠無效,所以要進行勇武抗爭, 要令當權者屈服!

      刪除
    4. 勇武抗爭又有效嗎? 當權者告到你坐監, 還不是要這類有秩序遊行示威來支持你繼續在獄中抗爭。

      刪除
    5. 如果唔用呢類牌頭,有怎可以迅速吸引他人視線, 况且 ,他們對象是青年人,大都是有理想, 衝勁, 容易一呼百應 ,但就思考欠奉, 同成年人比較就差遠了.

      刪除
    6. 926 那是因為人數不夠 行得不夠前 磚不夠 汽油彈 不夠再來別的 .

      在日軍 美軍 印軍 面前 解放軍比狗還乖 知道為何嘛?

      刪除
    7. 之後勇武抗爭都已經係低層次,「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wow! 真係即刻令參與者頭上有個光環,成為烈士去犧牲!

      但最後劇本變左本土貓奴前線,又真係集悲喜鬧劇於一身。

      八叔公字

      刪除
    8. 8:30兄,Enosh,
      青年人面對的問題, 大部份是我們這些成年人遺留給他們. 我們搞不好,他們部分人的方法也不足,所以才有這局面. 大家別以為自己沒責任.
      BILL HK

      刪除
    9. 我咪要同上一代追究責任 !

      刪除
    10. 馬鹿講乜都多餘,當日冇半個人去老解香港總部,就知佢幾怕老解

      刪除
    11. 責任⋯⋯
      的確係⋯⋯
      屋企窮,個仔對老豆講,當日仲乜唔買多幾手騰訊、滙豐、中移動,供一層樓?
      老豆好大責任!

      刪除
  24. 有無效並非在於甚麼方式,而是人數。

    有一個、十個、或者百個勇者有用咩?

    如果有百萬人、二百萬人、甚至三百萬人,只是罷工、罷市、罷課一星期,不上街,只留在家,看看怎樣?


    回覆刪除
  25. 樓上多位博友講起人數,有說:"你也能在一兩日內攪出這樣的"盛況"嗎?"真的是盛況嗎?我遊行經驗不算多,好歹也參加過03七一,同12反國教等幾次,也坐了十多年維園,對人數多寡心中也有個數。

    由毒果初初報數14萬多(???!!!),高抄相片"逼爆灣仔",到後來夜晚又降到5萬,又再後來"含羞答答"話"人數遠超過預期,自傘運後最多人出席的一次....."

    超過預期是可以肯定,但"遠"字就談不上。好似安德老兄所言,基本盤而己,而且是一個已經折損了的基本盤。再看據說大牛、紅衫魚塞爆錢箱的251萬課金,除一除條數就明點解最後連5萬也不好說下去。

    睇<>一定識"士氣論",就算打敗仗也要找借口keep住士氣:
    貶敵抬己,其法有三。 其一,敵將初勝者,貶己方武將魯莽。 其二,敵將多勝者,貶己方軍師擇地失當,氣候預測錯誤。 其三,敵將常勝者,貶敵方將領有勇無謀。

    宜家飯民兵敗如山倒,不好好想如何"持盈保泰",維持已低迷的士氣----君不見只有少數人再次"佔中"(倒是這次真的是在中環),最後入夜8點就收工? 還有沒有人敢作仗馬之鳴? 由毒果及黎則奮之流吹大牛皮又有何益處? 可見的稍後會有幾多人定罪入冊,既沒有法子維持士氣(不說振奮了),下幾次遊行人數必定再衰三竭。不公佈大會數字與警察數字對撼,也可說做緊期望管理。

    八叔公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