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9日星期五

收傘之後

匿名2015年10月9日 上午4:59

我曾是支持傘運一員,但傘運過後,建制派展開文革式批鬥,抗爭者部分行徑也如流氓,今天香港只分顏色,不問是非,我已失望透頂,只好窮首修讀法律,盼能用理性抗爭,為弱勢執言。


這是上一篇的一則留言,我乘機借題發揮寫這一篇。

理性抗爭談何容易,不是單講修讀法律這樣簡單,君不見不少律師基於立場而發聲使看法偏頗嗎?具共同理念走在一起的人,很容易便會聯群結黨壯大聲威,在那種情況下就會為鞏固朋黨關係和利益,而罔顧公義。見到自己的盟友做錯事不會批評,對頭人做對的事也不肯去附和,為了立場問題,是非黑白歸邊。也難怪,因為黨有黨性,要團結一致,與自己立場相悖也要避重就輕,不能凸顯個人看法,個人不能抽離,除非退黨退盟。在大型的社會運動中以旗幟、徽號、標記或顏色來作凝聚是很正常的,情緒亢奮時,像喝醉了,因而盲目和應某些在自己理智情況下不會做的事也不為奇。故此在運動如火如荼進行時,黨同伐異,就會出現胡亂支持,瞎撐同顏色絲帶的人,完全沒理智可言。建制派以共產黨思維來行事,你對此會見怪不怪,揮動自由民主公義的幡旗的人,也是同樣心態,就難以接受了。

客觀的人要做公正的判斷,這人最好就是tritanopia,即是分辨不到黃、藍的色盲,或者叫這些佩帶黃藍絲帶的人對調絲帶來活動,就像試酒一樣遮掩了酒瓶,測試真功夫,或者一試就露餡,是非混沌,黑白混淆。舉個實例,2011年李克強副總理出席港大校慶,學生李成康抗議受警方阻撓,指責警方把他包圍在後樓梯禁錮他,當時資深大狀,法律學者都發聲譴責。4年之後,港大校委成員為了任命副校一事的爭議,同様受到包圍禁錮,那些大狀和學者卻不哼一聲。撇開政治講純法律,兩件事涉及的行為本質上有何分別?當立場凌駕於理智,理性就歸邊。我當然不敢講自己獨醒,可能因為我不置身其中,真真正正的從一個距離去看,(悉尼和香港相距7000多公里),加上盡量以理據分析,立場歸邊,所以兩邊都批評,也兩面不是人。我不結黨,就沒有取媚或得罪人的包袱?我也冷傲,不好交友,不會像酒樓知客,或者地產、保險經紀,性格滑不溜手,我不開畀面派對,便可率直地評論。要講公正,要追求正義,就要不黨不群,也要不怕得罪人。

要真正追求自由民主,就不能任由雨傘和絲帶的顏色蒙閉了眼晴,變成追求表象而忘記具象了。有些人一方面覺得香港法治已死,另一方面又向法庭提出訴訟;定罪就罵狗官,脫罪就讚公義彰顯;罵警察的時候他們全都是公安、共狗、曾偉雄、七警、朱經緯的化身,要警察的時候,就限時破案,刻不容緩;指責警察選擇性執法,自己卻大義凜然地採取雙重標準。

我期待更多理性抗爭的出現。

28 則留言:

  1. 現在的爭鬧很多都是對人不對事。爭拗上亦不存在妥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立法會的會議上可見一斑,在這情況下可以理性討論?
    反而我的學會了教育對理性討論並不是一定有幫助。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搞政治,就難以理性討論。所以要由公正的學者及不搞政治的人來討論。

      刪除
  2. 李成康受黑警非法禁錮 乃無權者受有權有武器的大批公安侵犯
    這與
    這次無權無勢的學生們對責有權有勢的校委 可以相比? 幼稚的比喻 我看你是年老糊塗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可以由原路折返,又算不算非法禁錮?

      是不是要用雙重標準對待有權者和無權者? 這是法治精神嗎?

      刪除
    2. 9.03的匿名,看來你韶華未老眼也壞掉。我不是講「撇開政治講純法律」嗎?你可能不幼稚,但大義凜然地採取雙重標準,可能我表達能力差,使你白看了這一篇。如果不是李成康,而是鍾樹根或者李偲嫣,也許你會額首稱慶。

      刪除
    3. C,

      忘了答你第一個問題。我不太肯定所舉兩例的人可否原路折返,如果可以原路折返是為了避免衝突,未必構成非法禁錮,這畢竟是事實的裁斷,如果校委要離開大學而不是想折返會議廳,阻止他們離開也足以構成非法禁錮。現場有資深大律師及學者,由他們來答更佳。

      刪除
    4. 成班黑警欺淩個瘦小的大學生, 還真有狗奴去追究可以原路折返此等細節。

      根深蔕固的奴性一代傳一代

      刪除
    5. 那種奴性驅使你一再入來?

      刪除
    6. 還有,你怎樣去幫助李成康?除了隨波逐流去罵黑警狗奴之外,你有法律知識去討論和以理性抗爭嗎?不如去看我在2011年8月29日寫的《李成康的禁錮事件》再講。

      刪除
    7. Bill,
      謝謝回覆,有關李成康的事件,可參考香港大學「八一八」事件報告第六章(http://www.gs.hku.hk/rpanel)。報告結論是警察用了不適當武力推幾個學生,但學生沒受禁錮,李成康對傳媒說的話也與各人(包括他自己)證供有出入。不知李成康有沒有控告警察或保安員非法禁錮?

      最近校委被包圍那事我就不太清楚。有沒有整個過程的影片?

      匿名上午9:03和下午9:57的話正是文首「抗爭者部分行徑也如流氓」的一例。他們覺得已「覺醒」和掌握真理,但其實以雙重標準行事,也絲毫容不得異見。這與他們口中的中共、「奴才」、「黑警」又有何異? 未打敗政府,先四處樹敵,繼以四分五裂各搞小圈子,真是不認有「小農DNA」也不行。

      刪除
    8. 謝謝,看了港大的報,陳文敏教授是委員之一,有關李成康的兩段這様講:

      「2.10 就梁銶琚樓梯間事件,小組遺憾警方使用了不必要和不合理的武力將學生推入梯 間。小組未能從警方和另外兩名學生獲得事件經過的細節,故不宜就此表達具體結論。 不過,小組注意到,在梯間時,並沒有人明示禁止學生離開,而學生的行為表現與他們 聲稱因人身自由而感到十分恐懼,所以不敢離開的指控不一致。

      2.11 大學保安人員從警方接手後,明確告訴學生可以離開梯間,但學生選擇留在梯間 一段頗長時間。雖然並沒有針對大學保安非法禁錮的指責,但這種指責並不成立。」

      連大學這一關也過不到,無可能提出訴訟告警方或大學保安了。

      圍校委的片我在看新聞時看過,有多全面,我不清楚。

      刪除
  3. 標標,

    我之前說了很多次要少浪費時間留意香港的事情, 把精神和時間放在其他地方, 但是一直都做不到。直至最近, 我真的對香港的事情失去興趣了。來來去去都是同一種模式, 在不同場地和不同人物, 重複又重複一些動作。看膩了, 亦沒有再多的血可以吐。世界上那麼多苦難, 如貧窮丶飢餓丶戰爭, 不如多去關注一下那些事情。

    劍文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劍文,

      香港情意結,揮之不去。

      刪除
  4. 標少,
    最近我發現很多有關政治方面的論述或論壇,不管是藍或綠,只要有如標少般的理智論者出現。跟著便有人用平和的語氣,叫他們遠離是非,大家最好做逍遙客,不管世事。

    這好像如小説"茶館"情景。

    希望標少繼續保持香港情。
    Bill hk

    回覆刪除
  5. 都移民袋鼠國鳥, 何來香港情。所見的不過乃罪咎感做崇

    回覆刪除
    回覆
    1. 罪疚?去做崇拜?對呀!贖罪囉!

      刪除
  6. 黑警欺淩瘦小的大學生的方式, 非法禁錮可以是其中一種, 但硬要講警察禁錮大學生, 不如請敎人怎樣可以制裁到黑警不欺淩市民, 最後還是離不開法律和教育吧.

    香港有人又憎又怕中共, 但見到現在行出來護港抗共的某些人的行為和中共的一些行為相近, 已經憎中共的人就不想多一些像中共的抗共者出現, 所以他們也會對抗或壓制這些抗共者。這些抗共者把他們歸納為擁共者, 歸咎於他們遺傳了中國人的奴性。如果憎中共者認為無可能推反大的中共, 却可能壓制這些小中共(抗共者), 這與奴性何關? 與判斷有關才是。
    KKC

    回覆刪除
    回覆
    1. 法律是香港優於亞洲的地方,包括日本。看大公司選仲裁地點便知。
      法律未必如你意,你要棄法律成就公義。但各人有各人的選擇,最終公義不存。
      Bill hk

      刪除
  7. 標少,看了你很多關於politics的文章,感覺獲益良多,不過我對這方面實在不太懂,只敢默默學習,不敢妄加評論。另外,最近常看各種法例,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小問題,想標少給予解釋。我發現很多罪行按照香港法例是有多法可依,發生這樣的情況時應該怎麼辦呢?比如觸犯《廉政公署條例》第13B條 向廉署人員作虛假報告,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0000及監禁1年,並且就第13B或13C條所訂罪行而作出的投訴或告發,可在所投訴或告發的事情發生後1年內作出。但是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36條 虛假法定聲明及其他未經宣誓的虛假陳述,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2年及罰款,而且既然為公訴罪行,自然沒有追訴時限。那麼到真的有人這樣做時,到底應該依據哪項法令執行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採用specific offence. 毛玉萍案終審法院談過一般原則:

      63. It is also to be expected that, in the case of a general offence expressed in broad and abstract terms, that the degree of vagueness will be perhaps greater than that to be expected in the case of a specific offence directed to a particular situation or particular situations. Many efforts have been made to frame and enact specific offences with a view to bringing certainty to this area of the criminal law.
      (Mo Yuk Ping and HKSAR FACC No. 2 of 2007)

      刪除
    2. 噢,懂了。就是比如觸犯《廉政公署條例》第13B條 向廉署人員作虛假報告的人,在一年後,ICAC不得再追究其責任,對嗎,標少?

      刪除
    3. 多謝標少迅速的回覆,獲益良多!標少,u r so cool!!!!!!!!!!!

      刪除
  8. 一場運動, 自然各式各樣人湧現, 有為訴求, 有為私心。但佔中的雙學和7子自知無法handle, 嚴重影響民生, 仍不願退場............失敗自可預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去年10月已熱烈討論了,一早就蓋了棺。

      刪除
  9. 這世上大部分人都是只看結果的-這種人還好面對,因為你深知他們只是一堆為罵而罵,毫無說服力。更討厭的是那些故作客觀、持平,實際仍然是個受自己立場左右判斷的人。這種人最討厭,而這種人正是那些操控著大部分人思想的人。
    誰願意認錯?很少人能做到的。在大部分人眼中,要真正對事不對人,就等於在某些時候要承認敵方正確,那就意味著要認錯-也似乎動搖自己的立場。但其實,這些人真傻。事事非黑即白麼?凡以立場主導,在討論過程中往往會變成了狡辯。

    唉。煩心。頭痛。

    回覆刪除
  10. 我是剛剛留言的匿名君

    還想補充一點:人都是盲目的,而且都是自大的。人性如此,無法改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搞政治就會有立場,不搞政治又未必一定客觀,唯有正反意見都看,才作定奪。人也無可能絕對客觀,只有相對的客觀。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