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懶洋洋

一個享受懶洋洋下午的名人走了, 無數懶洋洋的人卻繼續在陶醉。回到香港, 幾天酷熱後, 卻一場連着一場的夏雨, 在洗擦這城市的污斑, 替焦燥的人降溫。每次返港都份外疲累, 懶洋洋鼓不起勁, 連寫文也乏力。求助電郵卻一個接一個不讓我喘氣, 今早還來了一封由法學生寫來的。呸! 找你那些教授嘛, 幹嗎找我?

游惠貞衝擊立法會判監4周, 她選擇了不上訴即時入獄, 是這個人近年的所作所為, 唯一使我覺得最明智、看得最順眼的一次。食得鹹魚抵得渴。她終於明白, 自己做的事要付代價, 與其拖延, 不如撇撇脫脫, 即時了斷。浪費時間在法律訴訟中, 虛耗精力, 摧殘意志。

眾志諸君也醒悟了, 懂得走入社區辦實事, 不再搞衝擊, 不再牙尖嘴利。我幾年前提出這種看法, 還給人罵了, 說我助紂為虐, 一味批評年青人。

我這次回港主因是為了六四, 但並非維園的燭光集會, 而是當天老媽安排了入院檢查。辦妥了老媽的事, 已十分疲倦, 老伴說燭光晚餐也沒有力氣去, 遑論燭光晚會。這話對六四薪火相傳並無貶斥之意。我一向都不是(以前也不能)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人, 有些事會堅持, 有些事卻會學習淡忘。一代的人掌一代的事, 過去了的事還耿耿於懷, 再拿當事人來鞭屍也不濟事。

今年諾貝爾不頒文學獎, 這次回來從親友處承受了2017年得獎的Kazuo Ishiguro(石黑一雄)的書, 在懶洋洋的下午翻着看, 窗外潺潺雨下, 揭開窗簾, 玻璃窗外濛濛一片, 昏昏然沉睡於渾沌之中。

126 則留言:

  1. Recently, I read Kazuo Ishiguro's Nocturnes: Five Stories of Music and Nightfall. Quite enjoyed his wit.

    Old BJ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e last I read about Nobel laureate in literature is Alice Munro. I am not a Nobel fan.

      刪除
    2. Me neither. I read Alice Munro's Dear Life and couldn't finished it. Simply not my cup of tea. Ishiguro's Nocturnes: Five Stories of Music and Nightfall is the very first book by a Nobel laureate that I could finish.

      Old BJ

      刪除
    3. Typo: …. and couldn't finish...

      Old BJ

      刪除
  2. I am not a fan of the late Ms Lam, although in the last several years, I read her Ming Pao articles most of the time. Ming Pao re-published her first newspaper article 〈懶洋洋的下午〉yesterday. I hadn't read this before. The following lines certainly provide food for thought.

    「在求學時期,學校內學生暴動,眾人「士氣沸騰」,我沒有參加,雖然我不支持他們所要打倒的固有傳統,但我也不願意被領袖牽着走。他自己很聰明,但是跟隨他的人一大半不知所謂,只以為加入了暴動智商便會自動升高五十。我想,我若夠腦筋便會自己走,用不着跟隨尾巴的尾巴的尾巴,既然腦筋未夠程度,不如繼續過我懶洋洋的下午好了。不錯,鍾拜亞絲抱着結他跑來我們學校大唱We Shall Overcome,她哭,同學們也哭,我走過那堆人沒有回頭,我害怕養成混在群眾中或者潮流中,便以為自己已經有了性格的習慣 。」

    全文:
    〈懶洋洋的下午〉林燕妮 1973年6月22日《明報》第七版https://news.mingpao.com/…/ar…/20180605/s00001/1528186879491

    Old BJ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probably read this article for the first time this morning in Mingpao. I might have read it many years ago but my memory always fails me. Books read are always forgotten. Whether the lines you quoted are food or poison is a matter of point of view and political stance.

      刪除
    2. Berkeley 's lost generation.... bitch ass leftard HIPPIES .... cant express enough contempt towards these MFers.

      刪除
  3. Have a great time in HK and take a break from all those online nonsense. Please don't work too hard in helping others. It is important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too.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anks. I always try to tilt the balance when I am on holiday. As always, I fail to do so whenever there is internet connection. I am addicted to checking email and even worse, replying.

      刪除
  4. 祝標媽身體健康~

    二哥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我老媽已98, 身體尚好, 皮光肉滑, 我握她的手, 她常嫌我手粗糙。

      刪除
    2. 最重要保持平常心!

      好彩無講到另一句常講既祝福語!

      二哥

      刪除
    3. 百無禁忌喎, 我老媽常嫌命長。這次回來恰巧參加了一個葬禮。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刪除
  5. Never Let Me Go? 我看見這本書的日劇,很傷心的故事。

    Ter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Terry, 老人家不想傷心事。

      刪除
  6. 老大: 很多2018年5月28日BLOG里的回覆都入左SPAM

    回覆刪除
    回覆
    1. No Sir. There is nothing in SPAM.

      刪除
    2. at least 30+ posts/replies didnt get posted.

      刪除
    3. Never mind, Sir. Without disrespect, I should say, forgive my forthrightness, what you posted were very likely a repetition of what you usually said. A cliche we all know too well. Don't whimper, mate.

      刪除
    4. no no no for the past few days I witnessed only the post number displayed added up but not the actual posts. trust me, I know what i am talking about. plz double check whether some of the posts were tossed into the garbage bin by error or mistake.

      刪除
    5. Either I delete the comment or it is tossed into the SPAM. I didn't and there is nothing in the SPAM. I note that there was a change in Blogger. I am not notified when there is a comment until I make a reply. But the comment comes out anyway.

      刪除
    6. Bunny 律師先生,
      會不會是按comment底下的"載入更多..."後可以看到?

      PHLI

      刪除
    7. Oh yes. It is probably the cause of the complaint.

      刪除
    8. For once I agree with Bunny. In the past few days I saw the number of replies to your post "扭橫折曲” increased, but nothing new was displayed. I thought answers were added to individual replies instead of to the end of the thread, but I couldn't find anything new after scrolling. So I thought maybe I remembered the number wrongly since you're on holiday and probably won't be spending much time on your blog.
      Just thought I'd let you know. It's trivial anyway.

      刪除
    9. Just like what PHLI pointed out, when the comments exceed 200 odd, you have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e page and click on "載入更多" in order to see more and the latest comments.

      刪除
  7. 游小姐佢想同黃同學一樣,利用坐監的"光環"去為自己的名聲去加冕嗟...

    坐完出番黎,又話用個"政治犯"身份出黎選議員啦...

    佢如果真係要負責任,唔該還錢先...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s://www.hk01.com/政情/195686/衝擊立法會-梁游與助理被判監-英國前外相批判刑令人深感不安

      拿...又有人準備將佢打造成"政治犯"啦...

      刪除
    2. 自問自答啊 支那賤畜 精神錯亂啊

      刪除
    3. 貞貞今次做得真是難看了,一直堅持不求情但最後。。。。。

      刪除
    4. 為現實低頭, 以前鈍而不悟, 現在頓悟了。

      刪除
  8. 標少你以前是罪惡剋星,壞人遇見你聞風喪膽,殺威震天,為何現在幫犯求情脫罪?這樣的心路歷程是如何演變來的?
    善意請教

    回覆刪除
    回覆
    1. You are bragging for me, mate. I was nobody. I did not try to let the criminals off. In the past, in suitable cases, I would accept ONE/BO. Then, shop theft was not one of the cases we accepted bind over. Now that the policy is different, more and more petty theft cases are given lenient treatment for first offenders. Since I have written some blogs on the subject, there are more such people writing to me. There are quite a number of other cases not suitable for bind over where defendants write to me to enquire about the like sentence. I do not really try to let people off.

      刪除
    2. Bill I'm sorry I had misunderstood you and you have been sticking to your principle.=〉
      善意請教

      刪除
    3. No apology. As I grow older, I am less truculent than before. In the past, I let off defendants with a bind over simply being merciful. No I understand what they have gone through more. The court proceedings and the uncertainties hanging over their head, to most of the first offenders, is immense punishment. Unless they have psychological issue, I believe most of them will not re-offend. I am willing to throw a lifeline.

      刪除
  9. 標少,

    明白每個人取向不對,

    "過去了的事還耿耿於懷" ,
    不同意.; 有些事是要記入腦, 但不會成陰影!

    "再拿當事人來鞭屍也不濟事",
    同意 ; 東德地區,因鄰人互相監視,舉報. 資料公開後,人與人關係仍然未能平復. 我們不要再重蹈覆辙!

    BILL HK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3160464-唐琳玲闖e道入港被遣返+折返桑拿會所不回家?variant=zh-tw

      呢D又算唔算"再拿當事人來鞭屍"?

      刪除
  10. https://hk.news.yahoo.com/2969292-004721872.html

    點解 d partner 都要吊銷專業執照既?

    回覆刪除
    回覆
    1. Partner即係老細, 下屬犯錯, 老細係有責任的.
      監權不力, 公司制度有錯漏, 便負足民事責任, 賠到破產.
      專業方面, 咁大鑊, 睇怕不必指準不符那條守則, 紀律處紛.

      刪除
    2. 應該是因為破產而自動吊銷執照

      刪除
  11. 律师老细冇搞一个制度來處理金钱,终于自己食哂。

    回覆刪除
  12. 我唔明白,點解李爾做黑工,都可以自簽守行為了事? 唔通名人比其他人著數?
    =======
    來源:
    https://hk.mobi.yahoo.com/news/李爾在港教桌球被控違反逗留條件-獲准自簽守行為-022005954.html

    李爾在港教桌球被控違反逗留條件 獲准自簽守行為
    香港電台-港聞22分钟前
    0
    世界知名前桌球手李爾,涉嫌在本港佐敦一間桌球室收款教授桌球,被控一項違反逗留條件罪,案件在沙田裁判法院審理,李爾獲准以1千元及自簽守行為12個月。

    43歲的李爾早上到法庭應訊,他否認一項違反逗留條件罪,但承認案情,控方願以不提證供起訴、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

    李爾今年4 月以訪客身份來港,同月12日被指受僱於佐敦一間桌球室,違反獲准逗留條件。

    李爾在1998 年格蘭披治賽決賽中,擊敗香港選手傅家俊奪得冠軍,他在2000/01 年及2003/04年的賽季,曾高踞世界排名第5。但在2013 年李爾因涉及「打假波」,被判罰停賽12年。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只係名人, 仲要係鬼佬, 法官自然識做, 當年做PTU拉過十個雙程證黑工, 全部最少一至二禮拜

      刪除
    2. 上次ID響官塘拉左批外國"表演"Band友打黑工既,俾班社運友嘈兩嘈就撒控添...

      仲有呢D例子:
      "台灣女子組合「黑澀會」前成員唐子涵,與日本女模石田,去年以旅客身分赴港,參加香港攝影社團舉辦的私影會,二人各被判監兩個月。

      香港空手道總會去年2月邀請世界著名空手道大師佐久本嗣男(SakumotoTsuguo)來港短暫執教,在體育學院訓練港隊成員,但疑未有替其申請工作簽證,被入境事務處人員拘捕,佐久本嗣男之後獲准保釋候查,未有被檢控。"

      刪除
    3. 对人不对事,香港有法治?垃圾!

      刪除
    4. 有時叫同人唔同命, 大細超必有因由。

      刪除
    5. 呢啲就係法治!

      刪除
    6. 香港特色嘅法治!

      刪除
    7. 針對人嘅重犯可能性、檢控對社會傳達嘅訊息,然後運用酌情權唔檢控有乜問題?

      刪除
    8. 呢個case真係好唔公平。台灣模特就兩隻,鬼佬教練就一千守行為…
      點解唔告卓球室老闆?請黑工都係犯法咖喎!法例話明僱主有責任確認受僱者係 Legally employable嘛… 唔係咩?

      刪除
    9. 體育學院訓練港隊成員都用「黑工」,點告呀?!

      刪除
    10. 真係唔公平,越南黑工做搬運工作,判囚15月。 來自英美等國家的黑工,可以自簽守行為或不予起訴。


      2017 年 2 月 9 日

      一 名 持 擔 保 書 的 越 南 籍 非 法 勞 工 昨 日 ( 二 月 八 日 ) 在 沙 田 裁 判 法 院 被 判 入 獄 。
      https://www.immd.gov.hk/hkt/press/press-releases/20170209.html

      12:45

      刪除
  13.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608/s00002/1528394295244

    "陳官引述石書銘當時解釋稱,因《法定語文條例》列明在司法程序中,法律代表可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因此石「理直氣壯」地說他有權不需要法庭批准,便可以英語陳辭。陳官直言對此說法感匪夷所思,因條例列明法官可對選用何種語言有最終決定,更質疑如石書銘該「似是而非」、「以偏概全」的說法成立,是否意味一名法律代表可在毋須批准下,在一名外籍法官席前採用中文陳辭。

    陳官認為,石書銘的說法根本是純粹方便上訴方,因他們的立場是橫豎在終院審理時亦會用英語,何不現時便直接以英語進行。陳官批評此說法不尊重原審及上訴法官,僅是上訴方一種「理所當然」、「自我方便」的做法,認為應予以糾正及加以批評,更指可在適當情况下,考慮虛耗訟費的法律責任。"

    佢自己係"法政匯思"既人,又係BA執委,成日叫政府守規矩,但自己不守規矩之餘卻可扭橫折曲地大放厥詞?

    回覆刪除
    回覆
    1. 與內地唐女遙相呼應, 戾橫折曲、自以為牙尖咀利, 認為打橫行無問題.

      刪除
    2. 官批有理, 這條大撞棍寸過乜, 挫吓佢鋭氣落佢面都好

      刪除
    3. BBTW兄,最弊呢單野,其粉絲卻話番個官轉頭話"個官大晒咩..."(請睇埋明報下面讀者留言)

      我真係想回應一句:"法政匯思大晒咩..."

      刪除
    4. 石書銘和郭憬憲 刑事狗狀 2大柒頭

      刪除
    5. 標少,
      律師們,最近由法庭外拍照到現在代官訂列. 是人心浮動? 或是以前都是,只是我们不知!
      Bill hk

      刪除
    6. 代官訂例 才对
      Bill hk

      刪除
    7. 巴巴兄, 陳官包釘, 反正輸硬, 大狀寸嘴, 本死無大害嘛。

      Bill兄, 現在太多人不懂得尊重法官。

      刪除
    8.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刪除
    9. 陳官剛剛衰左。

      //代表律政司一方指出,原審法官並沒有提及不相信辯方傳召的心理學家之證供,亦沒有提及不相信上訴人為輕度智障人士。惟上訴庭卻引述原審法官形容上訴人於庭上對答如流,與常人無異,不覺得上訴人為輕度智障人士。上訴庭指原審法官不接納辯方心理學家證供,是根據上訴人於庭上作供的能力及表現作判斷作基礎。

      律政司一方指,原審法官曾三度問及辯方的專家證人,會否有機會是根據虛假資料而作出錯誤結論。上訴庭則指當時是否有資料顯示社工及上訴人的母親予假資料?而原審法官亦可傳召母親作供,亦可傳召政府專家作供作測試,甚至可將案件押後處理。律政司一方承認案件開始之初並不理想。

      上訴庭質疑若原審法官不認為上訴人為輕度智障人士,為何要再索取政府心理專家報告,亦可發出傳票傳召上訴人的母親出庭作供,對於原審法官沒有這樣做感到奇怪。//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090673/%E8%BC%95%E5%BA%A6%E6%99%BA%E9%9A%9C%E6%BC%A2%E7%88%86%E7%AB%8A%E5%88%A4%E5%9B%9A%E4%B8%8A%E8%A8%B4%E5%BE%97%E7%9B%B4%E3%80%80%E5%AE%98%E6%8B%92%E5%B0%88%E5%AE%B6%E8%AD%89%E4%BE%9B%E5%9F%BA%E7%A4%8E%E4%B8%8D%E8%B6%B3

      or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608/bkn-20180608131119443-0608_00822_001.html

      刪除
    10. 釘官多是故執的!

      刪除
    11. 也可以是擇善而固埶。

      刪除
    12. 乜搞到香港都有冤假錯案呀...

      刪除
    13. 持平嘅官多會寧縱毋枉,釘官多會寧枉毋縱!

      刪除
    14. 今次連彭官同潘官都覺得判罪不穩妥!

      刪除
    15. 想不到兔兔會這樣形容郭大狀和石大狀,不是同一陣線,經常合作的嗎?

      刪除
    16. Stanley Chan got the law wrong... the judge may decide the proceedings to be held in one language, but a party (or its legal representative) is at liberty to choose the language to address the court.

      This matter is not free from authority. See Hartmann J in HCAL 3568/2001

      The hypothetical scenario raised by Chan is also addressed by Hartmann:-

      26. Section 5 makes it plain that even though a judge before whom proceedings take place may determine to use one official language, his decision does not prohibit the parties to the proceedings or their legal representatives employing the other official language. No doubt, in the interests of efficient case judgment and, when applicable, in the general interests of justice, a judge who does not speak Cantonese may determine from time to time that a case is better heard by a judge who does speak Cantonese. But that, of course, will be a matter for the judge to determine, his decision being final.

      刪除
    17. 控方今次有點失職,既然去得區院,該申請押後聆訊,要求撥款申請精神科專家證人,否定對家辯方精神科報告。
      為什麼?既然對方精神報告說被告只是臨界點智商,我相信被告作案時精神狀況十分健全,不會因智力而受影響,(例如為什麼不偷紙,不偷橡筋,不偷筆,只偷3萬蚊現金?若果控方做好一點,我相信結果一定不一樣。
      陳官是個好官,他在控方沒給予強而有力證據下給被告定罪。好明顯被告作案時是沒因智力影響下而犯案。
      題外話:一般精神科專家證人,出庭或撰寫報告需要20至40萬費用。

      刪除
    18. Re 匿名2018年6月9日 下午2:48
      似乎除了被告人的招認外,沒有其他證據證明被告人犯案,這樣其精神狀態/智力就非常重要,甚至關係到份cautioned statement能否呈堂,如果不能的話應該直頭no case to answer

      刪除
    19. 既然被告不是被迫招認,只要控方做好一點,以這案情應十拿九穩,辯方只得心理學家、社工作證及報告,這不及一個精神科醫生報告強而有力,好多時候精神科醫生是正義朋友,他們首先要會面病人及對病情作出評估,最後精神科醫生撰寫報告結論(縱使病者患有臨界智力問題,從多個病例來看,不能確定病者當時有沒有受智力影響情況下而作出該行為。)這樣一個報告結尾可給予老爺無限空間推論。

      刪除
    20. Psychiatrists and Psychologists Not Reliable Expert Witnesses

      https://www.madinamerica.com/2014/11/psychiatrists-psychologists-reliable-expert-witnesses/

      刪除
    21. Psychological expert witness testimony and judicial decision making trends.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341310/

      刪除
    22. 匿名2018年6月9日 下午2:48

      //控方今次有點失職,既然去得區院,該申請押後聆訊,要求撥款申請精神科專家證人,否定對家辯方精神科報告。//

      未有看上訴案嘅判詞,據東網報導:
      //陳官提取的政府心理專家報告顯示陳確為輕度弱智人士//

      所以正如上訴方所講:
      //政府心理專家報告與辯方心理專家的意見亦無排斥,故顯示上訴人的智力明顯並非正常人//


      //陳官是個好官,他在控方沒給予強而有力證據下給被告定罪。好明顯被告作案時是沒因智力影響下而犯案。//

      祇不過是陳官想釘被告!問題係:

      辯方心理專家認為:
      //陳的情況符合為一名輕度弱智人士,且無犯爆竊案能力。//

      所以有可能佢根本冇偷竊,祇是由於智障而不明不白地招認,令人聯想起美林邨智障人士險被控謀殺一案!

      刪除
    23. 不用擔心,法官需耍評核專家證人證供,第一大原則是,當專家證人就著其專業範圍內的事情向法庭提供幫助時,他必須提出客觀及沒有偏見的意見。專家證人絕對不可以扮演訴訟律師的角色。
      再者, 專家證人有責任提供給法官或陪審員所需的科學準則用來測試他們的結論, 令到法官或陪審員可以運用這些科學準則於獲得證明的事上,法官需詳細審視證供而不是因為證供是來自專家便照單全收。基於這個原則,即使與訟一方沒有傳召專家證人,但是,假若另一方傳召的專家證供的質素不符合上述的求,法官依然應該樂於駁回這些證供。當然法官必須提出强而有力的理由。
      下午433

      刪除
    24. 不午518
      心理學家跟精神科醫生是兩個層次,不可混為一談。

      刪除
    25. 匿名2018年6月9日 下午5:26
      原則還原則,現實係:大多數專家證人都為出錢嘅一方說話!法官亦未必要提出強而有力嘅理由去否定專家證供!

      刪除
    26. 要等待上訴庭頒下判詞,才可知道推翻定罪的理由。一般刑事案的判決,是不是要在無合理疑點下才可以定罪?估計上訴庭認為案中在證供上存有疑點,所以認為定罪不穩妥!

      刪除
    27. 外界不明白專家證人,專家證人只會就自己學術或學界作出事實陳述,他們不需要替給予金錢方說話,這會影響他們日後在學術界的聲譽及前途,專家證人有多種類,現在我說的是醫學界。
      例子:被告被控強姦
      辯方呈上被告醫生報告,指被告患有勃起障礙,根本不能與受害人性交。
      而控方需要找來一個政府\外界醫生專家来否定辯方專家醫生報告是否全面、詳盡及科學根據來驗證。例如報告指被告經cavajet注射後勃起硬度是5.5度,而6度正正是剛可以性交,雙方專家證人就以學術、科學、病例來爭拗這0.5可否有效插入受害人陰道。至於法庭接受與否who care,我只是想說出這點。
      下午433

      刪除
    28. 閱讀陳官嘅判詞(DCCC 512/2016),

      第75段:
      //仔細考量這些辯方文件,這不期然令本席有理由相信,是有人編造,甚至捏造文件或者相片,以圖證明被告是在2015年10月28日在貨倉內工作,因此,亦沒有機會到車房犯案。//

      第85段:
      //本席認為控方第二證人目睹被告進入車房,雖然那段閉路電視的片段並不能夠明確顯示涉嫌人士的樣貌,但控方第二證人的證供,加上被告的口頭招認以及警誡供詞,兩者合併出來的結果,便能夠提供一個強而有力對被告的指控。//

      相信被告的口頭招認以及警誡供詞會是重要的定罪基礎,如果沒有這些證供,能否定罪?另一疑點是閉路電視的片段中的人是否真的是被告?

      被告的不在場證供是否如陳官指稱是捏造的?若是捏造的,為什麼陳官不指示警方跟進調查?

      刪除
    29. 再者若控方第二證人目睹進入車房的人真的是被告,被告入內偷竊是否唯一的合理推斷?

      刪除
    30. 匿名2018年6月9日 下午7:10
      //這會影響他們日後在學術界的聲譽及前途//
      講笑喇!我見過有專家多次修改報告直至俾錢嘅人滿意!所以我比較喜歡歐洲法院嘅做法:由法庭聘請專家撰寫報告,確保中立,以事論事!

      刪除
    31. 被告輕度弱智
      有工作有薪金,被告沒有作出投訴被雇主無理扣減薪金,被告即是對金錢有足夠認知度。
      被告沒有在被威迫或不法手段下作出招認。
      法官不需開Voir Dire審理。
      整個案情呼之欲出。

      刪除
    32. 師兄留了一句
      被告從來沒有盜竊罪案底,為何只發生在今次?
      理應由小到大都不斷發生盜竊冽罪,奇怪!奇怪!

      刪除
    33. 224: 兔兔此等級別的 如何會屈就去做法援案 如何會看得起只能接法援刑事案的本地狗狀 兩條友連句不出錯的英文都唔識

      刪除
    34. 嘩!兔哥果然勁喎!

      刪除
    35. 匿名2018年6月9日 下午8:36
      //被告沒有在被威迫或不法手段下作出招認//

      我覺得釘官多數持有這樣的心態:
      既然控方可以提出證供起訴被告,被告多數是有罪的,控方證人的證供一般都是可信的;被告的解釋和投訴多是開脫的借口!

      從陳官的判決理由書中,可以觀察到陳官對被告的招認給予絕對比重,對被告後來的投訴視為脫罪的借口,不予比重!陳官否定被告曾經被誘使作出招認的可能,裁斷招認是自願的,所以定罪並無疑點!

      評估某名證人是否誠實可信,是原審法官裁斷權力的範疇。處理上訴的法庭沒有機會目睹證人作供時的神態舉止,缺乏原審法官耳聞目睹的優勢。因此處理上訴的法庭,不會輕言干預原審法官的裁斷。今次上訴庭推翻原審定罪,原審法官的裁斷應是不合情理邏輯、或在處理證據時就重要事項有錯誤引述或者遺漏、或是其裁斷明顯出錯!

      刪除
    36. 石書銘個柒頭 我睇佢自15年開始 一路走來 從來沒贏過

      刪除
    37. 標少2018年6月9日 上午9:58
      老實不同意
      法庭講究理據
      既然兩方都有專業報告提出
      不接納是無道理(哪怕找到一個理由也好)
      法律上法官可能專業至無人能及
      但精神科上可能只算門外漢

      寧願官說智商雖低仍足夠犯事
      而不知直接忽略兩位專家的報告

      在此看來當下智商有問題是人或許不只被告...

      刪除
    38. 呢單上次排上訴時,我已經話攞埋政府心理學家(應是CP,下面詳述)既報告但又唔信,咁你CALL REPORT來做咩? 令人費解。

      關於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以至智障等等,有好多源於TBB劇集產生的誤解。

      首先,香港並無所謂心理"醫生"。一係心理學家,一係精神科醫生。而心理學家係香港得到政府部門承認(主要有教育局EDB/社署SWD/醫管局HA/衛生署DH)既有兩種(另有兩種比較另類,不詳述):

      一種是教育心理學家EP,其訓練只可評估智障(MR/ID)及讀寫困難(SpLD/dyslexia),其他懷疑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或自閉症(ASD)只能轉介
      臨床心理學家CP或精神科醫生評估。

      另一種是臨床心理學家CP,可評估智能、讀寫及自閉症,CP一般會將AD/HD轉介精神科,較少收到CP獨自斷症的報告。

      反過來,智能同讀寫評估就不是精神科醫生的工作/專業,至少係香港不是。因此,此案的專家是CP而不是Psychiatrist是合理的。

      至於辯方請來的鄭某,亦真的是CP界的知名人士,曾任會長及主席,陳官今次真係柒左。

      八叔公字








      刪除
    39. 謝八叔公, 我在旅途上加上抱恙, 所以也沒有回應留言。被告有輕度弱智, 是否沒有足夠認知知道自己的行為是犯法的?

      刪除
    40. 希望標少身體冇大礙,早日康復!

      //被告有輕度弱智, 是否沒有足夠認知知道自己的行為是犯法的?//

      前題是:被告究竟有沒有盜竊?沒有直接證據證實被告偷錢,祇是控方第二證人指證被告在相關時段進出車房,加上被告的招認,陳官因而定罪。

      陳官認為該證人有二至三秒看見那人的正面,因此,沒有可能認錯人。(見原審裁決理由書第15段及第19段)

      //15. 大約在五時左右,控方第二證人看見一個人行入大通車房。那人在車房內的閣樓下,然後行到大馬路。控方第二證人視力正常,粗略記得那人身穿灰色上衣、藍色褲、高高瘦瘦。那時光線充足,控方第二證人相距約十多米。那時大通車房並沒有汽車在內。//

      //19. 在盤問下,控方第二證人說他的店舖距離對面大通車房大約有十多米,控方第一證人叫他代為留意看著車房。在相關時段,控方第二證人留意到一名男子行入大通車房。控方第二證人感到奇怪,並且趨前數步停下來觀察。那人從車房的樓梯附近行出來,那樓梯位置距離車房門口大概有一架私家車的車位,大約有四米左右。那人很快步出車房,然後以正常步伐行到大馬路。控方第二證人看見那人的正面大約有三至四秒。//

      對一個沒有作出特別行為的陌生人,祇是看正面大約三至四秒,在數個月後遇上,真的沒有可能認錯?很奇怪點解控方沒有另外安排認人手續?

      陳官裁斷:
      //71. 首先,本席是要處理被告的口頭招認和警誡供詞。本席早前在特別事項的裁決上,已經裁定有關的招認和供詞是在被告自願的情況之下進行,而有關的紀錄亦是準確無誤。本席認為警員的證供是可信和準確。//

      陳官在作出裁斷前有否考慮到被告是一位輕度智障人士,他的招認並非沒有可能是被誘的!

      原審判刑理由書第11段間接說出原審法官認為被告因利成便作出盜竊行為是唯一的合理推斷:
      //11. 本席同意辯方所言,本案是偶發事件。本席認為被告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在看見車房沒有人看管的情況下,因為曾經送貨到上述的車房,而知道車房老闆在閣樓寫字檯拿錢的情況下,於是走上閣樓偷取現金。這種犯案行為,並不需要詳細的策劃或者風險的評估。被告在警誡供詞甚至說他把偷來的$30,000元用在家用、日常生活,以及賭波之上。//

      最後陳官都相信被告有輕度智障,因此再酌情減刑!(見原審判刑理由書第12段)

      //12. 一般而言,涉及非住宅的爆竊案的量刑起點是兩年半,本案事主損失了$30,000元。但本席相信,被告並沒有帶備爆破工具、並沒有事先策劃,只是因利成便,是一個機會主義者。本席亦考慮到被告的個人求情因素,決定從輕發落,以兩年,而不是兩年半作為起點。被告是在審訊後才被定罪,理應沒有任何再減刑的情況,但本席考慮到被告的特殊情況,因此再酌情減刑兩個月,判被告入獄22個月。//

      刪除
    41. 標兄,既是有恙,還望避免舟車勞頓,勿生意外是禱。

      刪除
    42. 兔兄,由你所言不用屈就接法援這些窮x案件,相信閣下take silk之期必不遠矣。介時請通知大家為閣下慶祝。當然大家亦期待閣下早日榮升CJ,為我城主持公義!

      刪除
    43. 上訴庭嘅判詞上載了了:
      http://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115761&currpage=T

      刪除
  14. 罪人蔡维邦成為大狀。


    四个新SC,三人和许曾案有关。

    【 梁的大律师蔡维邦称,他们这一代人“贪图逸乐”,并认为下一代阻路并不想他们“搞乱香港”,故今时今日的局面“可以话系我哋呢一代造成”。 】


    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172367/四名新獲委任資深大律師-三人曾參與曾蔭權及許仕仁案

    回覆刪除
    回覆
    1. Jack兄,
      辨方律師用新奇說法去辨護,是他工作. 否则請他來支持控方嗎? 罪人論!這不是文明論法.
      Bill hk

      刪除
    2. 黃大仙兄, 普天之下, 誰不是罪人?

      刪除
  15.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610/s00002/1528567248988

    馬官似乎對法庭捲入出面的政治旋窩都覺得無能為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巴生,
      馬官好像說法庭與外面的政治旋窝無关喎. 他叫那些人不要忽略了法庭的職責.沒說法庭捲入了.
      Bill hk

      刪除
    2. 來自共狗的胡言亂語 誰信誰傻屄

      刪除
    3. 馬官明明係自己帶法庭入政治旋窩, 咁多個終審院長, 馬官係在職期間最多嘢講嗰個

      刪除
    4. 標少,
      12:12兄說的是真嗎?
      BILL HK

      刪除
  16. 反暴义士琦哥判六年,另一个人七年。

    回覆刪除
    回覆
    1. 標少好嘢,估得好準下。

      刪除
    2. 参與判得仲重過煽動果位,無言。。。

      刪除
    3. 人生更加豐富啦!有請小鳯姐!

      刪除
    4. 巴巴兄
      彭官已盡了力,沒有任何求情減刑,梁天琦襲警罪量刑18個月屬於頗高,較早認罪獲扣減1/3刑期為12個月,還未有裁決的砵蘭街暴動已加入参考作為梁天琦量刑,兩罪最終同期執行。
      D3參與時間較長暴力程度較為嚴重(11次掟嘢片段),量刑7年也屬合理.

      刪除
    5. 彭官:
      The court must prevent people from taking justice into their own hand.

      刪除
    6. 下次重審,琦琦分分鐘有肥彭寫的求情信。。。

      刪除
    7. 已判6年監了,重有無必要重審另一條「暴動」罪???
      控方是否應該「見好就收」

      刪除
    8. 犯法就係要受審咖啦。Law & order係社會基石。幾年前入境署水塔藏屍果個都係唔止一條褲,唔通話入咗一條老謀,見好就收另一條唔告?
      兩單案在兩個location,判刑都唔會全部同期咖啦。坐耐啲,人生更加更加精采囉!

      刪除
    9. 安老:
      係嘅係嘅!I stand corrected. Thx.

      刪除
    10. Peter 兄,班信徒依家擔心重審後罪成要分期執行嘛。。。

      刪除
    11. Peter Chan
      "坐耐啲,人生更加更加精采囉!"
      講埋呢啲嘢真抵死!=)

      刪除
  17. 標少,
    涂謹申說法好傢合理.
    涂謹申指梁天琦判刑不應與被判無罪罪行混為一談
    https://hk.news.yahoo.com/%E6%B6%82%E8%AC%B9%E7%94%B3%E6%8C%87%E6%A2%81%E5%A4%A9%E7%90%A6%E5%88%A4%E5%88%91%E4%B8%8D%E6%87%89%E8%88%87%E8%A2%AB%E5%88%A4%E7%84%A1%E7%BD%AA%E7%BD%AA%E8%A1%8C%E6%B7%B7%E7%82%BA-%E8%AB%87-082801409.html
    BILL HK

    回覆刪除
    回覆
    1. 暫時看不到因「煽惑」元素而重判,如果有,梁的判刑應比盧重。

      刪除
    2. 塗謹申識個屁咩!都唔係跑刑事,本民前一早已在網上呼籲市民支持小販(非法)上街擺賣,梁天琦又說即時舉行一個30人遊行選舉,但另一方又積極地呼籲現場市民留下對抗警察,這還不算是煽惑咩?

      刪除
    3. 只能說陪審團當中有佢既信徒,否則無可能甩到煽惑呢條罪。。。

      刪除
    4. https://hk.mobi.yahoo.com/news/梁天琦案-毛孟靜哽咽-對判決震驚-090000735.html

      毛婆同塗生齊齊貓哭老鼠。。。

      刪除
  18. 坐6碌

    真是令人舒爽

    二哥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惜最重果條俾佢甩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