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0日星期一

貓琴與菜頭粿

我告訴貓琴, 我一位從事審案的朋友對我說, 做那一行厭那一行, 已不愛看法、政的討論, 寧願看貓琴講病癒。貓琴很感激法官賞面, 哈哈, 我不怕貓琴搶走我的讀者, 感性文章我寫不出, 與人無尤。

今天貓琴又續寫她站起來的故事: 初冬池魚, 我立即就看了。我告訴貓琴, 日後有人寫來求助, 我會叫他們先看貓琴的故事, 然後寫幾句感想給我看, 作為受助的門檻。我一向幫助這些人, 都希望他們自己站起來。患上癌症的人都站得起來, 犯了錯的人又怎能軟弱。今早就有這樣一個女生寫給我, 精神情緒出了問題, 我藉着這種機會, 幫助兼教訓一番。當這些人犯了法彷徨無助之際, 寫給我求援之時, 我講的說話就最有力量, 刻入心窩。

剛巧看到明報報導台灣一則女生抗癌的新聞, 這標緻女生竟然叫「菜頭粿」, 也是一篇勵志故事, 她也是經歷化療的煎熬。真巧, 貓琴也走過同一路途, 應該感同身受了。菜頭粿即是廣東話蘿蔔糕, 也真巧, 跟貓琴同樣古怪的名字。

在朋友家晚飯回來已十一時, 草草就章。

11 則留言:

  1. 朋友都係四期, 四期中重有分a, b, c 咁。其實四a, c 都分別不大。都係四仔。。。
    朋友化療反應不太大,完成第四針,還有兩針要捱。記著要一早預備好打扙嘅嘢。其實不少人會中招。中招確認後又會六神無主。咁我哋都好應該在身體健還健康時,睇定一些相關資料。。。

    最辛苦嘅我相信係完成療後, 面對咁又點呢嘅情況。理性嘅信statistics, 大概知存活率。非理性會希望幸運之神眷顧。實際上,信乜都無用, 只會擔心某天不舒服,是否癌症復發。這樣的生活真夠折騰。

    Ter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記錯。係三期先啱。

      Terry

      刪除
  2. 找自己喜歡又覺得有意義的事來做, 活得愜意, 走也無憾。只有老伴不能放下。這種情懷, 在Colin Mackintosh走的時候, 我寫過3首: https://billsiu.blogspot.com.au/2011/06/blog-post.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喜歡又有意義嘅事包唔包括出法律書。我還在「鼓吹煽動」標少寫法律書!

      Terry

      刪除
    2. Terry,

      人貴自知, 我憑甚麼出書?

      刪除
    3. 相比出版,「竹裡坐消無事福,花間補讀未完書」更自在。 對子出自查昇,金庸的遠祖。 (金庸本名查良鏞。)

      Old BJ

      刪除
    4. Old BJ也開始用中文留言了, 似乎是第二次。我是那種「怠惰不思進, 無聊才讀書」的人, 逍遙自在, 撇脫無欲。

      刪除
  3. https://billsiu.blogspot.hk/2011/05/colin-mackintosh.html

    Ter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Terry,

      早上6時乍醒, 看到你在翻我的舊文, 我自已也翻來看, 澘然淚下。我對很多事情的立場比石頭還要硬, 但正如我告訴貓琴, 我是眼淺的人。赫然發覺Colin那封告別凡塵的信format有問題, 立即洗漱起床重新搞妥了。

      刪除
  4. 標少,

    我何德何能可以搶得走你的讀者。

    以前寫的都是政壇和社會時事文章居多,現在所寫的感性文章是為病所迫,沒有第一身體驗寫不出來。寫畢此篇人生故事,最好不再感性下去,我寧願寫其地人生事物。

    你的求助讀者就慘矣,無端被罰要看貓琴故事。

    回覆刪除
  5. 哈哈, 立此新例卻沒有立追溯期, 手頭的是未了的舊案。貓琴, 別用「罰字」, 那只是「師鐸」。

    回覆刪除